第829章:电影第一人,名不虚传(1 / 1)

“咔!”

随着张一谋导演的声音落下,张萧的第一场戏就此完成了。

片场先是一阵沉默,随后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议论声。

“好,太厉害了。不愧是萧神啊。”

“萧神就是牛逼啊,这演技简直是绝了。”

“不过是挖了十几棵野菜而已,萧神演出来,硬生生的让我感觉到了心酸。”

“萧神的一举一动,浑身上下都是戏,这感染力未免也太强了吧。”

“这绝对是影帝中的影帝了,演技第一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

洪杰辉一边拍手,一边赞叹道:“萧个都演技真的是让人无话可说啊!”

陈昆将张萧的这场戏从头到尾的会意了一边,然后说道:“你们注意到张先生走路都姿态了吗?”

“怎么了?”洪杰辉一愣,很是不解的问道。

陈昆回答道:“刚开始他走路都时候,稍微有些向前弯着腰,充满了虚弱和无力,一看就是饿得不行了。”

“在他发现野菜过后,他居然跑了起来,速度虽然不快,但是却给人一种拼尽全力的感觉,最后倒在地上的时候,整个身体的姿态仍然是向前冲的姿态。”

“当他挖到野菜回家的时候,虽然还带着极度的虚弱,但是走路都时候,步伐却是多了一份轻松。”

“我们都知道,一个动作是有无数个为动作组合而成的,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把动作跟别人的动作做的一模一样,这是由于我们的习惯造成的。”

“可是,张先生给我的感觉却是他可以做到尽善尽美,精准的动作加上丰富的面部表情,让正常洗顿时变得无比生动。”

“这就可以看的出来,张先生的演技之厉害了,就凭这场戏,我敢说,要是拿去评奖的话,最少能够拿到一个星光奖的最佳配角了。”

洪杰辉回忆了下,确实如同陈昆所说的那般,张萧的动作完全和平时都习惯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如果只看身形不看脸的话,别说是他了,恐怕连杨咪都不一定能够认出来这是她老公。

本来洪杰辉以为自己能够和陈保国他们这样的影帝对戏,演技已经是非常厉害的了,可是看完了张萧的表演过后,才发现自己相差的还是太多太多了。

另外一边,张一谋在监视器上来来回回看了三遍回放,想要找出张萧表演上存在的问题,却是怎么都找不到。

要知道,他们之前可是有赌注的,要是张萧不能一次性通过的话,那他就要请所有人吃饭了。

这时张一谋看着鲍国安苦笑道:“鲍老师,看来这顿饭是吃不到了。”

鲍国安道:“能够看到这样的神级表演,比请我吃十顿饭都更加让我高兴。”

张一谋点了点头,道:“当初在演秦王的时候,张萧的演技虽然也很好,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他用尽全力才将角色的气势给撑起来的,还远做不到现在这般游刃有余。”

“这几年,他的进步真的很大啊。”

鲍国安点了点头,道:“这已经不能用进步来形容了,我拍了一辈子的戏,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演员呢。”

这时,杨咪拉着张萧走了过来,看着张一谋和鲍国安两人问都啊:“张导,鲍老师,怎么样,要不要重新再来一遍?”

张一谋苦笑着摆了摆手,道:“这已经是非常完美的了,我找不出半点儿瑕疵!”

张萧闻言,笑着说道:“那还不错,看来首战告捷啊。”

说完看着杨咪,眉毛一挑,道:“杨大美女,请客吧。”

杨咪一愣,反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请客了?”

张萧笑道:“我赢了啊。”

杨咪道:“我们的赌约是你不能一次性拍完这场戏就算输,你请客,但是并没有说你一次性通过了,就得我请客啊。”

张萧道:“是我没说吗?”

鲍国安强忍着笑容,道:“确实没说的。”

张萧抬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我靠,我还真是个猪脑子啊。”

“哈哈哈哈!”现场众人都笑了起来。

第一场戏轻松搞定,大家都非常的开心。

张一谋道:“张萧,准备第二场吧,我们争取用一天都时间,把你在这里的戏份都拍完,明天就去拍摄战争戏了。”

张萧打了个响指,道:“没问题。”

第二场戏除了张萧之外,还有两位身形消瘦的老戏骨和他搭戏,另外还需要留个饰演士兵的群演。

“a!”

一声令下。

张萧走进屋子里,床上躺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旁边还坐着一个老翁,听到动静,两人齐齐忘了过去,虚弱的眼神中带着期望之色。

片场发出一片惊叹声:“厉害啊,不愧是老戏骨,这眼神绝了。”

张萧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给呢,从怀里掏出十几棵野菜,两位老人顿时有些激动,老妇人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去做菜粥。”

“爹,还是我去吧。”

张萧正要准备去做饭,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三人都大为震惊。

“快,快躲起来。”

老翁手忙脚乱的把张萧给赶到了床底下。

张萧红着眼睛喊道:“爹,你让我出去,我不出去,他们会打死你的,他们···”

老翁一把捂住了张萧的嘴,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让人心碎的笑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张小。

张一谋浑身一颤,道:“快,眼睛,给两人的眼睛一个特写。”

摄影机立刻给两人的眼睛来了一个特写。

张萧的眼眸里满是请求和绝望,而老翁的眸子里同样是带着请求,但是却蕴含着坚定。

两人的目光相对,顿时让监视器前的张一谋、杨咪等人鼻子有些打酸,杨咪的眼睛甚至都有些红了。

“咳咳咳咳~~”

就在这时,床上的老妇人用尽全力,说出来一句话:“你如果不躲起来,我··我··我··马上就···死给你看。”

张萧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流量出来,乖乖地躲到床底下去了。

三人的演技让片场不少人都红了眼眶。

“太有感染力了。”

“我去,我有些受不了了。”

“这才是真正的演技啊!”

“我感觉咱们这部电影能大爆啊。”

“废话,有萧神的加持,肯定会大火的。”

“···”

张一谋听到这些议论声,回过头狠狠瞪了那些群演一眼,群演们立马闭上了嘴巴。

镜头中,老翁将老妇人从床上扶了起来,等待士兵们的到来。

很快。

六个士兵就闯进了屋里。

为首的士兵扫了一眼,问道:“你们没有儿子吗?”

老翁颤颤巍巍的回答道:“将军,我们没有儿子。”

为首的士兵道:“那就你吧,带走。”

两个士兵上前,拉着老翁就往外走。

“不··不··”

老妇人失去了依靠,砰的一声,倒在地上哭喊了起来。

“爹,娘···”

张萧受不了了,忍不住从床底爬了出来。

为首的士兵轻咦了一声,向收下挥了挥手,道:“老的留下,把他带走。”

两个士兵闻声放开了老翁,走到张萧跟前,把他架了起来,然后走出来屋子。

“不要啊!”两位老人哭的撕心裂肺,冲出来房门,迎接他们的却是一袋不足半斤的粮食。

张萧睚眦目裂,一双愤怒的眼睛,紧紧盯着那个扔粮食的士兵,同时奋力挣扎,被为首的士兵用刀柄敲了一下后脑勺,然后就晕过去了。

两位老人踩着平日里视若珍宝的粮食,追向来那几个士兵,可惜老人的身躯哪里可能追的上呢?

“狗娃儿~”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老翁的口中喊了出来,然后夫妻俩重重地跌倒在了地上,手还向前举着,眼睛里满是痛苦和绝望。

“咔!”

张一谋焊完,立刻跑过去将两位老戏骨给扶了起来。

这两位老戏骨都已经是七十多岁了,是张一谋的老师,刚刚那一跌可不轻。

万一要是出来点儿什么事儿,张一谋可担待不起。

“朱老师,吴老师,你们怎么样?没事儿吧?”张一谋上前询问道。

老翁的扮演者朱成亮摆了摆手,道:“没事儿。”

吴玲玲道:“我们还没有老到演不动戏的地步。”

张一谋道:“两位老师,我不是和你们说了吗,不用真的摔倒,我让替身替你们就行了。”

吴玲玲苦笑道:“我是进戏里了。”

“我也是!”朱成亮点了点头,看向朝着这边走来的张萧,道:“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稍数百年,这个年轻人的演技太好了,他一进去,我就感觉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全球电影第一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张一谋笑着说道:“张先生的演技确实是非常强悍的,这点儿毋庸置疑。”

朱成亮道:“小谋子,这场戏过了吗?”

张一谋道:“过了,非常的完美。”

朱成亮叹了一口气,道:“可惜,只能过这一次瘾了。”

“朱老,您这是要过什么瘾呢?”张萧这过来,笑着问道。

他正好听到了朱成亮那句话。

张一谋道:“朱老师是惋惜你们只有这一场戏。”

张萧笑着说道:“如果是这个的话,没必要惋惜,有时候一场戏胜过千百场。”

吴玲玲深以为然的说道:“小张说的对,有人自不量力,还想要多演几场,也不看看自己的演技能不能行。”

朱成亮翻了个白眼,道:“我的演技怎么就不行了,小张,你来说,我的演技没有拖你后退吧?”

“瞧您这话说的。”张萧连忙道:“不是我恭维您,您和吴老师的演技非常的好,尤其是眼神戏,简直是神乎其技。”

吴玲玲道:“你演的才是真的好,我们都被你给带进去了。”

张一谋呵呵笑道:“吴老师,朱老师,张先生,你们演的都好,就不要再互相吹捧了。”

对于三人刚刚到戏,张一谋是非常满意的,这出悲剧的感染力直击人心,就连他自己看完都差点儿没把持住。

他有信心通过剪辑和配乐过后,能够让百分之九十九朵影迷在影院内哭出来。

张萧道:“张导,在这个茅草屋,我记得好像还有一场戏吧。”

“没错!”张一谋点了点头,道:“是你入伍过后,回来弹琴,找遍了所有能找到地方,都没能找到父母,最后给二老立了个衣冠冢,跪在那里嚎啕大哭。”

张萧看了看时间,道“还有一个小时,可以现拍我找人,然后下午再拍摄坟前痛苦,时间上的话完全没问题。”

张一谋道:“行,希望老天能够帮忙,给我们一个夕阳让我们拍摄。”

张萧笑道:“您是不是还要说,如果晚上有明亮的月光,那就更好了?”

张一谋乐了,道:“是的,有月光的话,我们就能拍你剁碎那个官兵的戏份,如此以来,你在军营外的所有戏份就拍完了。”

张萧耸了耸肩,道:“那就但愿天公作美吧。”

半个小时过后,张萧开始拍摄了第三场戏。

这场戏很简单,就是张萧回家,看到的是坍塌了半边的茅草屋,里面布满了蜘蛛网,显然是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人住了。

“爹。”

“娘。”

张萧刷给你木红肿,整个人都如同一个疯子,到处寻找,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最后,他找到了那个换他去当兵的半斤粮食的袋子,张萧用颤抖的手,将袋子打开,里面的粮食一粒未动。

他的嘴唇发抖,抱着粮食袋子泪如雨下,嚎啕痛哭。

哭声撕心裂肺,甚至嗓子都有些哑了,最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看着片场内痛哭流涕的丈夫,杨咪没能忍住,也捂着嘴,抽泣了起来。

其他人也都受到了感染,心里也是很不好受,坚强一些的眼眶湿润,泪点低的已经是低声抽泣了起来。

“卡!”

“这条过了。”

张一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看张萧这样的演员表演悲剧,对于导演来说,真的是太折磨人了。

因为,这特么的太走心了,受不了。

“老公,你没事儿吧!”听到张一谋喊了咔,杨咪立马走过去安慰道。

她生怕张萧走不出来了,那就不妙了。

谁知,张萧抬起头,嘻嘻笑道:“有能有什么事儿啊,好得很,走,吃饭去。”

对于拥有sss级演技的张萧来说,不管情绪有多么的剧烈,都能够一秒除夕,,丝毫不会受到剧中人物的任何影响。

杨咪见状翻了个白眼,狠狠的说道:“真是娘心狗肺。”

“什么娘心狗肺?”张萧道:“这是实力的体现好吧,张导,是不是可以放饭了?”

“可以了。”张一谋点了点头。

张萧拉着杨咪的手,道:“走吧,咱们中午去吃火锅。”

看着张萧和杨咪两口子离开的背影,陈昆摇了摇头,叹息道:“今天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陈保国拍了拍他的肩膀,都啊:“他的演技已经是到顶了的。”

陈昆一愣,沉默了片刻后,点头道:“也许您说的对,张先生的演技已经达到了最高境界,演什么就是什么了。”

仅仅一个上午,就搞定了一般演员需要两天甚至是更久时间才能搞定的戏份,张萧用自己的实力告诉大家,他就是全球电影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