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三章 两军大战(1 / 1)

“全军听令!进攻!”

朱棣在马背上坐直身躯,大喊一声拉开了大战的序幕。

“皇上,楚王他还在战场中央,此时进攻的话,会不会误伤到楚王?”

副将赶紧来到朱棣身边请示,但此时传令兵已经将战斗的指令发出,大军浩浩荡荡冲出,颇有气吞万里的气势。

朱棣摆摆手,淡然说道:“不必担忧,楚王雄韬伟略,不会有事的。”

对面的鞑靼大军,见到此景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大明的楚王都还在战场中央,大明就直接发动了进攻,不过他们也顾不得许多,一声冲锋号角响起,鞑靼大军也一样冲杀出来。

两军对垒,声势浩大,一时间尘烟四起,天地变色。

朱慕辰慢悠悠调转马头,朝着明军的方向而去,一如刚才他慢悠悠的走出来一般。冲杀的大军在他身后交锋在一起,厮杀声,咆哮声,喊叫声混成一片。

轻轻摇头,这样的场面,即使经历了这么多次,他依旧是喜欢不来。用血肉换来土地和资源,或许听上去很热血,但那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

“楚王小儿,拿命来!”

咆哮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虽然朱慕辰没有转身,但他可以听出这是刚才那个出来跟自己对峙的大汉,大汉的身份在鞑靼部落中应该不低,毕竟是第一个代表鞑靼部落出来谈判的人,但这样身份的人也在第一次交锋就出现。

要么是这个大汉对朱慕辰恨之入骨,主动出战,要不就是整个鞑靼部落也没什么大将了,这一战就是他们给自己准备的最后一战。

而现在看来,似乎是两种可能都有。在朱慕辰思考的时候,大汉已经挥舞着大棒在明军中冲杀过来,目标直指朱慕辰。

眼看大棒已经举起,下一刻朱慕辰就要脑袋开花。

“休伤我大明楚王!”

有飞将策马而来,长枪横扫,挡住大汉铁棒。

“楚王快走,战场危险,恐蛮人误伤楚王。”

来将挡住大汉的同时,还能嘱咐朱慕辰快走,这让大汉感受到了轻视,怒吼一声后举棒再度攻来,只可惜从始至终,朱慕辰都没有扭头看他一眼,只是悠哉哉的继续走着。

来到朱棣驾前,朱慕辰微微颔首,低声说道:“皇上,鞑靼部落冥顽不灵,不愿将太孙交出,微臣无能,还请皇上宽恕。”

“行了,你就不用如此作态了,众人皆知鞑靼不会简单就范,非你之错。况且,我大明的皇太孙,也用不着他鞑靼送出来。”

朱棣没有过多言语,摆摆手示意让朱慕辰回到自己身后,目光又重新放到了战场中央。

看着两军厮杀,一时间不分高下,朱棣颇有一些感慨的说:“蛮人虽无大智,但凶狠非常,若非我大明军队装备精良,又深通战争鬼道,此战胜负尤未可知啊。”

“蛮人无知,只会烧杀抢掠,如此行径,自是天理难容,我大明替天行道,必不可败于蛮人之手。”

历史上,朱棣五次北伐,都是大胜而归,所以即使是没有朱慕辰带来改良过的火铳等等,这场战争也不会胜负未可知,鞑靼跟瓦剌,注定只有失败的命运。

“何为替天行道,说到底,他们也是为生存而已。战争本无对错,或许在百年千年之后,人们也会认为我是一个肆意发动战争的暴君,但我并不后悔,人生何其短,我就是要还活着的时候,为百姓打下一个大大的疆土,至于是对是错,是替天行道,还是战争暴君,就让后人去评说吧。”

听着朱棣的话语,朱慕辰心中也是一动,朱棣戎马一生,后世虽对他篡位之事各有评判,但无人会否定他这一生的功绩。

远方,鞑靼大军中一阵骚乱,朱棣看着慢悠悠的开口说:“应该是三千营已经救到瞻基了,接下来,我们也可以彻底放开手战斗了。”

“传令五军,全力进攻,今日势必要将鞑靼部落消灭殆尽。”

鞑靼大军后方,朱瞻基已经带领三千营冲杀出来,朱棣缰绳一扯,朝着朱慕辰飒然一笑。

“楚王,我去与太孙汇合,你代为统领五军,可不能败啊!”

说罢,朱棣已经策马冲了出去,这可把朱慕辰给吓了一跳,虽然他认为自己已经很了解朱棣了,还是没想到朱棣会这么疯狂,直接丢下大军亲自冲锋。

“来人!护驾,要是皇上出了片点差错,我们的脑袋就都不要了!”

大批护卫赶紧跟上去,朱慕辰黑着脸,这下就不能继续跟鞑靼耗下去了,必须要速战速决才行。

“命令神机营,向前推进,辅助大军进攻!”

原本朱慕辰担心朱瞻基的安危,因此没有用明军常用的战斗方式,第一波先用神机营进攻,而是转而让神机营在外待命,收拾残局。

但现在神机营不参战是没办法了,这要是朱棣战死在战场中,那就麻烦大了。

朱慕辰一边观察着战场中的场景,一边规划着战斗策略,保护朱棣的同时,还要找人去迎接朱瞻基,不然朱瞻基带领的三千营一旦被鞑靼包围,一样会陷入危险中。

随着战争的进行,鞑靼人天生的那股凶狠不怕死的血性也被打了出来,尤其是一向软弱的阿鲁台居然亲自出现在战场中带队冲杀,更是让鞑靼大军士气大振。

一时间两军居然是僵持不下,阿鲁台的目标也十分明确,带着亲卫队就直接找战场中的朱棣去了,一个大明皇帝,一个鞑靼首领,居然在战场中捉对厮杀,这样的场景,怕是翻遍史书也很难找到了。

朱慕辰头都大了,可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好在战场中默契的为两人留出了战斗的空档,不至于两人会被小兵之间的攻击波及。

朱棣的年纪终究是大了,虽然战斗技巧和气势不输阿鲁台,可在持续的战斗下,体力还是有些跟不上,动作渐渐迟缓起来。

朱慕辰也很快就注意到这个情况,赶紧策马冲出,同时大声喊道:“护我大明皇帝!”

还未等朱慕辰冲到朱棣身前,战场的两边就冲出两支军队,之前一直没有动静的汉王和赵王终于出现在战场之中。

在四面夹击之下,鞑靼再也没有抗衡之力,大军极速溃败,不少的鞑靼将士已经在四散逃走。

阿鲁台见此情形,那是又急又燥,顾不得面前的朱棣,赶忙怒声吼道:“不许后退!临阵脱逃者杀无赦!与明军决一死战!”

然而,这时候的鞑靼大军已经乱作一团,哪里还有人能够听到他的声音,而且,因为这一时分心,也被朱棣抓住机会,一剑刺去,直接洞穿阿鲁台的胸膛。

鲜血自阿鲁台口中喷出,他看向被插穿的胸膛,眼下一抹狠厉划过,竟然是在临死之前,还挥动手中铁锤,砸在朱棣胸前。

朱棣顺势后躲,剑从阿鲁台胸口抽出的同时,他的胸口上也结结实实中了一击,朱慕辰远远看着这一幕,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就在朱棣即将落马之际,朱瞻基已经冲到他的面前,一把将他扶起。

“爷爷,你没事吧?”

朱棣稳住身体,看向已经倒地的阿鲁台,顿时将手中长剑举向空中,大喊一声:“阿鲁台已死!鞑靼部众,投降不杀!”

战场中先是死一般的寂静,紧接着所有鞑靼士兵都缓缓放下了手中武器,放弃抵抗。

汉王朱高煦和赵王朱高燧来到朱棣身边,朱高煦一看地上的阿鲁台,立马开心的说:“哈哈,阿鲁台这个老家伙终于死了,皇上,你还真是宝刀未老啊,不仅能上阵杀敌,还能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

朱高燧也是紧跟着说:“这阿鲁台,能死在我大明皇帝的手里,也算是他的荣幸了。”

朱瞻基则是面露担忧的说道:“二叔三叔,你们就别在这里拍马屁了,刚才我看阿鲁台临死前还伤到了皇爷爷,我们还是赶紧带皇爷爷去看看御医的好。”

一听这话,汉王朱高煦立马就来到朱棣身边,上下打量着。

“皇上,你没事吧?伤到了什么地方,你说你,一把年级了还亲自冲锋干什么?快到我帐中,我那里有最好的御医和药材。”

“哦?你这意思是我皇帝帐中的御医和药材都没你汉王帐中的好?”

汉王顿时冷汗都下来了,赶紧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不是担心你吗?”

“算了吧,你那帐中怕是比这战场还危险一些,我没事,临死之人还能造成什么伤害?不过是擦碰到一些而已,你就不要动歪心思了。”

“皇上,我真是为了你好,你看你,又冤枉我。”

一家四人在战场中有说有笑,朱慕辰在外围一些的地方也总算是放下心来,看着四人的身影,朱慕辰轻笑着微微摇摇头,朱棣还在的时候,这一家人无论怎么闹,其实都还是挺温馨的,历史上关系这么好的父子、叔侄也算是少见了,这才真正有一家人的感觉。

朱慕辰转身,正要去打扫战场,背后的朱棣却开口喊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