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两军之间(1 / 1)

朱棣骑着马,走在最前面,紧跟着他的是神机营。

“来人啊,去通知山上的将士们,将迫击炮搬回之前的驻扎地,留下一小队人马清扫战场,剩下的人,沿着峡谷出发。”

朱慕辰将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扬起马鞭,搭载火箭的背上,火箭叫了一声,紧跟着大军的步伐。

一边前进一边休整,行军速度并不是很快,即便是火箭这样的小矮马,也很快追上了朱棣的战马。

朱棣见朱慕辰走进,便勒了勒缰绳,将速度放的更缓了,“哒哒”的马蹄声,如胜利的战鼓乐一般,置身此情此景中,朱慕辰也心中激动。

火把照亮,皓月当空,微风阵阵,朱慕辰抬头看着空旷的天空,高悬的天空坠满了繁星,一如大明盛世。

此时朱慕辰的脑海里,忽然划过了马哈木临死前说的话:“你真以为大明能千秋万世吗?”

大明,这个被后世津津乐道的朝代;朱棣,这位征战四方开疆扩土的帝王。连朱慕辰都不禁想着,要是大明朝真的能够千秋万世,那该是怎样一副场景。

“楚王,你有心事。”朱棣开口,不是询问,是肯定。

朱慕辰点头应下:“臣确实有心事。”

“楚王在想什么?不妨说来听听。”朱棣饶有兴趣的说着,末了还不吝啬的夸赞着朱慕辰,“楚王你颇有未卜先知的本领啊,要不是你早就命令将迫击炮搬运到山上,断了马哈木的后路,让瓦剌大军没有还手的余地,只怕是这一战,我们也要损失不少的兵力。”

“皇上过誉了。”朱慕辰微微颔首,“是皇上英明神武,有先见之明,臣不过是循着皇上的脚步,起些善后的作用罢了。”

朱棣闻言,哈哈大笑了两声,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朱慕辰。

和他对视,朱慕辰眼中带着崇拜,脸上也有笑意。

“楚王对阿鲁台了解的多吗?”朱棣开口问。

阿鲁台这个人,最擅长猥琐发育,想的尽是坐收渔翁之利,只怕是现在他想的,全是大明和瓦剌两败俱伤,他好等着把两方都收拾了,长驱直入杀进南京城。

先前以瓦剌的士兵作为诱饵,诱朱瞻基到他的伏击地,多半的原因是想用朱瞻基来威胁朱棣,这样好做到进退有度。

至少朱慕辰理解中的阿鲁台,是这样苟到最后的人。

而朱棣此时不慌不忙,可见他也深知阿鲁台是怎样的人,现在瓦剌主力军队已经被灭了,传信的人跑不出去。

就算阿鲁台的来了,看到也是大明朝返程的那部分军队。

只要对方掉以轻心,在围困皇太孙朱瞻基的这件事上下足了功夫,待到汉王赵王赶去支援,他们再堵住鞑靼后退的路,那么阿鲁台,也就成了笼中之鸟。

朱慕辰心里一清二楚,却装糊涂的不开口。

朱棣继续说:“阿鲁台这个人,喜欢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让他误以为我大明朝的军队被瓦剌拖住,损失惨重,他讨到一点儿好处扭头就会跑。”

朱棣说完,摇了摇头,“这可不是朕想要的结果。”

朱棣是要把阿鲁台逼成困兽。

这才叫杀人诛心。

月光映照在朱棣身上,他威猛雄英,天选之子的雄姿,让此时周遭的一切光亮都黯然失色。

……

明朝大军整整行了一夜,在东方晨曦升起的时候,到达了目的地。

“神机营,你们就待在此处,但凡有鞑靼的士兵退出来,投降者不杀,顽固不灵者,杀。”朱慕辰手指着唯一的一条退路,命令着神机营。

此时大明朝军队士气高涨,在听到朱慕辰的命令后,异口同声道:“是,楚王,我等誓死不退。”

“五军营听令,战鼓一响,你们率先冲锋,势必要拦住鞑靼大军。”朱慕辰继续命令。

在他的身后,是一阵阵掷地有声的回应。

“三千营。”

“在。”

骑兵三千营,在朱慕辰出声之后,更是声势浩大的应着,他们左手牵着战马的缰绳,右手握着弯刀的手柄。

“这里,曾是你们的故乡,是你们生长的地方,却因为好战之人的一己私利,让这里生灵涂炭,今天就是结束这一切的时候。

今天这一战之后,北地草原,会一片祥和,你们的子孙后代,会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里,再也不会有战乱,不会有枉死的百姓,不会血流成河。”

“你们已然是大明朝的一部分,今天皇上带你们来,就是要让你们,在你们的这片故土上,亲手打造一个太平盛世。”

朱慕辰的声音,铿锵有力,或许在这之前,三千营的战士还会对踏过自己的故乡心有芥蒂,但从此刻起,他们的心中只剩下荣耀。

“这一次,你们将肩负起整场战争最关键的作用,你们将孤身进入鞑靼后方,营救皇太孙,你们能做到吗?”

“定不辱使命!”

眼看气氛烘托的差不多,朱慕辰也就不多废话,直接大手一挥。

“出发!”

再往前,就是鞑靼的大本营,瓦剌马哈木已死,草原上的霸主,就只剩下阿鲁台一人。

狂风卷起杂草,朦胧的天际线上,一队威武的军队缓缓出现在朱慕辰的眼中。

微微抬手,大军停下脚步,朱慕辰抬头看看太阳,时间上还差一些,估计三千营还没到指定位置。以阿鲁台的性格,居然会主动迎出来作战,这倒是让他有些始料未及,如果对方将朱瞻基拿来当挡箭牌的话,计划可就有点问题了。

“楚王,鞑靼似乎是想跟我军决战,要不要先发制人?”

身旁的副将发出询问,朱慕辰回头看了一眼此时正安稳坐在龙辇上的朱棣,对方身子微斜的倚靠在龙辇上,眼皮似睁微睁,看上去似乎是在小憩。

朱慕辰无奈,只能对身旁副将安排道:“你在此等候皇上指令,我去打探会一会阿鲁台。”

“楚王不可孤身犯险,此时我军士气正盛,完全可以跟对方决一死战啊!”

“我自有考量,你安心照做就是。”

说话间,朱慕辰已经策马走出军队。

这一举动,不仅让鞑靼那边的军队看的一愣,就连大明的将士们也看的一愣一愣的,不知道楚王现在是要做什么,几个将领纷纷凑近副将询问情况,副将也没办法,扭头看了一眼还未有动静的朱棣,只能让所有人都回去继续等着。

茫茫的草原上,朱慕辰一人一马就这样缓缓的前行着,那从容不迫的样子,让不少的鞑靼士兵都捏了一把冷汗。

可能是经不住压力,鞑靼军队中也让出一条道路,一骑冲出,手提大棒,身穿兽皮盔甲,威风凌凌。

此将来到朱慕辰面前,缰绳一扯,骏马仰天长啸,径直停在朱慕辰身前。

“来将何人,报上名来!”

大汉瓮声瓮气的吼着,朱慕辰这才不紧不慢的拉住缰绳,稳稳停下。

“大明楚王,朱慕辰。”

声音不大,却让大汉顿时眯起眼睛,但很快又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就是那个痴儿朱慕辰?好啊,前几日捉了一个皇太孙不算,今日又送来一个楚王,你们大明这是要投降吗?”

大汉虽然声音叫嚣,但握着大棒的手却是紧了又紧,丝毫不敢对面前的朱慕辰掉以轻心。

朱慕辰面无惧色,淡然说道:“我是来劝你们鞑靼首领阿鲁台投降的,你如果不是阿鲁台的话,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我的时间,到时候只会增加你们鞑靼的伤亡。”

“好大的口气,你还想劝降我们首领,问过我手中大棒了吗?”

大汉暴怒,举棒就要砸去,但下一刻,一声枪响后,一颗铁弹从大汉的脸颊旁掠过,大棒悬停在空中,再也无法落下。

朱慕辰将还冒着烟的短管火铳放下,接着开口说道:“看来阿鲁台是没有这个胆子出来,才让你出来找死。你回去告诉阿鲁台,我在这里等着,半个时辰内,交出皇太孙,我可以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要战,我可以不动用神机营,给你们一个正面击败我们的机会,要降,我可以保证不伤你等一兵一卒,并在这诺大的草原上,留给你等一席放牧之地。”

大汉悻悻收回手中大棒,回头看了一眼自己那边的军队后,这才回头看着朱慕辰说:“朱慕辰,你好样的,等到大战开始,我一定亲手拧下你的头颅,献给我们首领。”

说完,大汉调转马头,头也不回的走了。

两军之间的辽阔草原上,只有朱慕辰一人一骑,随着时间的过去,烈日将他的身影越拉越长。

龙辇之上,不知何时朱棣已经睁开双眼,看着那个在战场正中心的身影。

“好一个英武雄伟的身姿啊,若是太子有这等魄力,若是汉王有如此谋略,或许这大明之主的位置,也就没有这般难选了。楚王啊,你这等人真的会甘心屈于人下吗?”

草原上的风还在刮着,朱慕辰和朱棣都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天空。

“是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