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冻葡萄(1 / 1)

“啊,不用了吧?”董蕴害羞,有些抗拒。

陈雪林却说:“小董姐,咱们横竖是要在大伙儿跟前唱歌的,今天给小朋友们表演节目,也算练胆子了。”

董蕴也知道是这么个理,可就是,好羞涩呀。

陈雪林直接替她决定:“小朋友们,接下来,让小董姐姐给大家唱首歌怎么样?”

小朋友们很给力,学着陈雪林的样子欢呼鼓掌。

董蕴不好再缩着头,起身站在众人跟前,脸红成虾米。

嘴张了几次,却始终发不出声来,差点儿急坏了。

“能够握紧的就别放了,能够拥抱的就别拉扯......”

陈雪林在旁边起了个头,董蕴酝酿几秒,就跟上了:“时间着急的冲刷着,剩下了什么......”

烟嗓独特的声音,瞬间吸引了小朋友们的注意,赋予这首歌独特的韵味。

董蕴唱着唱着就放开了,微眯着眼,等唱完,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脸颊红成猴屁股。

陈雪林赶忙鼓掌:“好棒!小朋友们,小董姐姐唱得好不好听啊?”

“好听!”小孩子们不会掩饰,一个个眼神亮晶晶的,带给董蕴莫大的自信心。

下午时间很快过去,陈雪林如约兑现承诺,给小朋友们冲了一碗麦乳精。

不过,介于所有人都表现很好,并没有专门奖励某一个人,而是让大伙儿分着喝。

其实每人一碗她也供得起,可那样容易被人当成冤大头,小朋友们还会因为没了期待,之后不好好表现。

现在这样就挺好,他们为了能喝到香甜的麦乳精,都特别努力地跟陈雪林保证:“小陈姐姐,我回去一定练习,等明天,不,后天来给你表演。”

“我也是,小陈姐姐,后天你先检查我,我一定能拿一百分!”

陈雪林揉揉他们的小脑袋,鼓励几句,就交给了各自的父母。

等人走后,才深呼吸一口气,半靠在顾城身上,隐在黑夜中。

“怎么,很累?”

“是啊,虽然他们也听话,可到底跟大人们不一样,我得不错眼地盯着。”

顾城早就想到了,小朋友,哪是那么好管的。揉揉她的头,让她闭着眼睛休息,等到了家门口再叫她。

陈雪林放心地把自己交给顾城,结果走着走着,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操作的,两条腿竟然丝毫没落下。也许是浅睡眠,大脑下意识操控着。

等清醒,已经是夜里九点钟了。陈雪林躺在沙发上,身上是一床厚棉被。

睁开眼,还有些茫然。打了个哈欠,环顾四周,才发现顾城在卧室里鼓捣笔记本呢。

听到动静赶忙出来,摸摸陈雪林的额头:“还好,没发烧。”

陈雪林抱着他的手,有些依恋:“我没事,就是有点饿。你在忙什么?”

“给你准备伴奏啊!”顾城说完,给陈雪林掖了掖被角:“我去给你端饭。”

陈雪林伸伸懒腰,强打起精神,接过顾城端来的疙瘩汤,喝了口,还问:“今晚的饭菜咋这么简单?”

顾城笑笑:“没你陪着,没有动力。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陈雪林摇头:“这个就可以。对了,炉子里是不是有烤红薯,我想吃一个。”

顾城点头,起身去给陈雪林掏。小火焖出来的红薯都拔丝了,软乎乎肉嘟嘟。

顾城给她剥了皮,放进碗里,这样吃起来不会弄脏手。

陈雪林吃得十分满足,觉得现在的生活可真好啊。

***

时间很快到了周末,陈雪林提前一天,把八十来斤葡萄冻到没有暖气的阳台上。

还大开着窗户,让风雪吹进来。经过一晚上摧残,葡萄成功被冻得硬邦邦。

早上起来,陈雪林穿着大棉袄,到阳台上看成果。没成想被冷风一吹,直接打了个大喷嚏。

隔壁屋的何奇英听到动静,赶忙出来查看:“哎呦,小陈呀,昨晚上就想提醒你们没关窗户,结果我家大福说,你们卧室关着呢,让我别打扰你们。”

陈雪林笑着点点头:“我也是早上起来发现,客厅温度挺低的,才想起来昨晚生了炉子,忘关窗户了。”

“那你下回可得小心,省得着凉感冒。”

“好嘞,谢谢奇英姐提醒。”目送何奇英离开,陈雪林才关上窗户,拖着地上的纸箱子回屋。

刚进去,就把冻葡萄收进空间。空间能保鲜,也不怕它化了或者腐败。

这个白天,陈雪林不想出门,外头飘着雪,也没啥行人。

顾城收拾好家里,就开始做饭。炖肉、蒸鱼、炸丸子,什么香做什么。没几天就元旦了,家家户户都在飘香,倒显不出他们家来了。

陈雪林无聊,就去了卧室。打开笔记本,看见桌面上的音频文件,好奇之下,拿了耳机来听。

一听才发现,是前两天,顾城说的那个伴奏。

用电子乐器做出来的,听起来很有这个年代的味道。就是有些可惜,不能用手机、笔记本直接播放。

陈雪林思索着,去哪里找些空白磁带。可还没想好呢,就听见顾城喊她了。

合上笔记本,蹦蹦跶跶去了厨房。先是甜甜道谢,然后接过一碗凤尾虾球。

凤尾虾球外表酥脆,内里软糯,尝起来十分美味。都是从海边带回来的最新鲜食材,怎么做都好吃。

等吃完,盛了多半碗肉丸子送到隔壁。自家这个邻居不错,除了闹了几晚幺蛾子外,平时事挺少的。

隔壁,何奇英收到肉丸子后,高兴地邀请陈雪林来家坐坐。陈雪林婉拒,何奇英就给她拿了多半碗盐水花生。也是难得的东西。

白天时间一晃而过,傍晚,两人把家里的东西收拾好,带着一个包裹出了家属楼。

“小陈,这是回老家?”

“是啊,这不元旦放几天假嘛,总得回老家看看。”

“是得瞅瞅,我瞧你得有半个多月没回去了吧?”

陈雪林笑笑:“嗯,冬天天冷,平常又只休一天,就没回去。”

“那快走吧,天色不早了。”也没人考虑这个点,有没有车回柳全县。

陈雪林拽着顾城的胳膊,出了糖厂家属院。越走天色越黑,没多久,周围就看不见人了。

()

.23xstxt.m.23xs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