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不死不休(1 / 1)

九阳医神 弼老耶 1093 字 5天前

听到黑袍老者的话,苏阳的脚步放缓,眼中的火焰也收敛了几分。

黑袍老者见状不由大喜,继续说道:“我血煞宗传承千年,底蕴之深厚,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除却我外,我血煞宗还有三位入道真人,数十位入法术士,以及数以百计的修法门徒。而我宗的宗主大人,离入玄更是只差半步。这等实力,即便一位真气境后期的武道大宗师,想要与我血煞宗为敌,都要好好权衡一下利弊。”

黑袍老者侃侃道来,眼神中浮现出几分傲然。

修法有别于修武,自己专成一个体系。

修法界,先入法,再入道,再次入玄,最后入神,分别是法境,道境,玄境,神境。

内力武师和法境相当,真气武宗和道境相当,罡气武圣和玄境相当,罡气之上的武神则和神境相当。

黑袍老者入道境的修为,已是能和武道宗师相媲美了。

血煞宗的宗主更是半步入玄,相当于一位半步武圣,宗门的整体实力,简直骇人。难怪这个异端宗门传承那么久,都没被消灭。

“你是在威胁我?”苏阳的眉头微微一皱,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黑袍老者微微一怔,想不到苏阳不仅没被吓住,反而更强势了几分,道:“我不是威胁你,我是在和你晓以利害。你我二人斗个鱼死网破,没有必要。一来你能不能留下我还是两说,二来一旦与我血煞宗为敌,不仅你一人,你整个家族,所有的亲朋好友都会被置于危险之中。我血煞宗的手段,想必你是听说过的,杀人从来不眨眼。”

“单单我这根法杖,里面封印了一万只恶鬼,每一只恶鬼都代表着一条生命。虽然法杖是先辈传承下来的,所有的人并非都是我所杀。但是单单从这一根法杖,你应该就能看出我血煞宗的手段。”

血煞老道的话语虽然平静,但是满满的威胁之意。

血煞宗秉承的乃是杀伐之道!

听闻他的话,夏雨薇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单单一根法杖背后就有一万条人命,那血煞宗千余年来杀死的人加起来会是多少,她不敢想象。

“苏阳,还是算了吧。这么强大的敌人,我们招惹不起。”她对苏阳劝道,心惊胆颤。

苏阳虽然很强,但是血煞宗可是传承了千年啊,鬼知道底蕴雄厚到了什么程度。夏雨薇绝不认为苏阳一个人,能匹敌一个宗门。

要知道,千余年来,正道联盟多次联手围剿,都没能将这个宗门抹除干净。

而且,这还是一个邪恶宗门,行事从来都是不择手段,别说杀一个人,就是杀一百个人,一千个人,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黑袍老者暗暗松了一口气,手心全是汗,缓缓直起身来。

在他看来,被他这般晓以利弊,苏阳必定有所顾虑,不敢肆无忌惮行事。毕竟,没有人敢拿自己亲戚朋友的生命开玩笑。

一个人自己死了不要紧,如果一大家子死绝了,那他就是整个家族的罪人了。

黑袍老者开始往后退去,准备要撤了。

今天他是失策了,想不到苏阳是一位控火高手,身上的阳气极重,而火焰对血煞宗的诸多神通天然有克制作用。让他一身的手段不好施展。

等他回归宗门,做好完全的准备,会再回来,到时候一定会让苏阳死无全尸。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苏阳突然一声大喝。

“小子,你想干什么?真要冥顽不灵,与我血煞宗不死不休吗?”黑袍老者怒声问道。

“放你离开,你以为我有这么傻吗?你血煞宗想与我不死不休,那本座就奉陪到底,先从你杀起。”

语落,苏阳眼眸微抬,只是一瞬间,人就冲到了黑袍老者的面前。

“什么?”

黑袍老者吓得魂飞魄散,苏阳的速度让他难以理解,毫无征兆的就阻断了他的去路,让他陷入生死危境。

修法者本就不擅长走位,速度方面会逊色修武者一头,而施展法术又需要一定时间,如果被武道强者近身攻击,动辄会有灭顶之灾。

“死!”

苏阳抬起一拳就对黑袍老者轰了过来。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前日防贼的道理,既然被贼惦记上了,那就把贼杀到片甲不留。

电火石花间,黑袍老者也来不及施展法术,只能抬起黑色法杖,横在身前,硬接下苏阳这一拳。

轰隆!

黑袍老者只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辆高速行驶的重型卡车撞到了,强大的劲力贯穿体内,他全身的骨骼都要散架了,双脚离地,身体几乎是倒射出去。

不过,他这法杖倒是坚固,硬吃了苏阳一拳,竟然没有断裂。

嘭!

黑袍老者撞到墙壁上,硬生生印出一个人形凹坑。

“啊,小子,你找死!”

黑袍老者气急败坏,满脸是血,眼睛血红,看上去犹如地狱来的魔鬼。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既便让我损耗十年寿元,也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怒吼声中,黑袍老者突然做出了一个疯狂的举动,双手持着法杖,对着心口的位置狠狠一捅。

那法杖一端极其尖利,如同匕首一般,轻易就破开了皮肉,刺入体内。

汩汩!

鲜血狂涌,从伤口喷出,法杖像是干涸的海绵一般,疯狂吸收。

本来黑色的法杖,瞬间便泛出一抹猩红的血光,像是化成了血钻。

而黑袍老者身上的血气,却急剧降低,脸色变得苍白。

这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两败俱伤的手段,不仅寿元会减少,修为也会倒退。如果不是生死攸关的必要时刻,他是万万不会施展的。

“以血祭器?”苏阳清冷一笑。

看来,这老东西黔驴技穷,也是要拼命了。

“不错,本道爷今日必杀你。阴风极煞,百鬼夜行!”

吸收了黑袍老者的精血后,黑色法杖像是活过来了一般,血光大炽,嗡嗡震颤,里面传出无数恶鬼的怒吼声。

随着黑袍老者施法,无穷阴煞黑气从法杖内狂涌而出,宛若惊涛骇浪,一重接着一重。

只片刻间,被苏阳九阳火焰净化后的别墅,再次漆黑一片。

滚滚阴煞黑气之中,裹挟着数以千计的恶鬼。

这些恶鬼吸收了黑袍老者的精血,每一只都比刚才的涨大一截,凝若实质,一双双眼睛像是猩红的血灯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