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太傅大人的偏执夫郎(16)(1 / 1)

也不知是怕那戒尺,还是真的转了性。

但这几个皇子里面,唯有这位八皇子最直率单纯,若是女子,倒是个做将军的好材料。

船方靠岸,苏柒若便一手抱起小皇上,一手揽住楚陌言的腰,飞上岸边。

“哇……太傅好厉害。”

小皇帝激动地不住拍着小胖手,以前太傅也抱过她,却从来没有飞过,都是用走的。

“皇上好好习武,日后会比臣更厉害。”

苏柒若好笑地点了点小皇帝的鼻尖儿,宠溺地说道。

小皇帝却固执地摇头道:“不会了,这世上不会有人比太傅更厉害了。母皇说,太傅是南楚百年来第一人,亦是唯一一人,文武双全,才华横溢。笙儿能拜在太傅门下,是笙儿的福气。”

小皇上这话听得苏柒若身子一阵发麻,想必是那钦天监与先皇说了什么,先皇才会那样交代自己的女儿。

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或真或假,有时还真不好说。

“皇上日后定要做个好皇上,这才是臣和整个南楚国的福气,亦不枉费我们这一段师生的缘分。”

“笙儿谨遵太傅教诲。”

不知是不是先皇在小皇上面前说了太多有关于苏柒若的话,总之小皇帝对自己的这位恩师是真的很崇拜亦很喜欢。

“太傅最厉害了。”

楚陌言也跟着小声说了一句,听得苏柒若忍俊不禁。

不过就是出来玩一趟,这两个小东西都学会拍马屁了。

这可要不得。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世上不论是什么事儿,都当不得一个‘最’字,我们只管努力做好自己能做的就是,其他交给天意。”

胜不骄,败不馁,方能持久。

“是,太傅。”

二人齐齐应声,便朝楚玉瑾的方向走去。

“太傅,皇上。”

楚玉瑾眸子一亮,正要上前行礼,便见不远处走来一俊美公子。

白衣飘飘,面如冠玉,气质如莲,只是眉宇间的娇羞配着眼底浓厚的欲望,使得这漂亮公子少了几分清雅,多了几分浑浊。

“表姐……”

白衣公子来到苏柒若面前,缓缓行了一礼,面颊却是更红了。

“见过皇上。”

不知是不是巧合,他的衣着倒是与苏柒若的有几分接近。

二人站在一起,从远处瞧着竟还有些般配。

苏柒若面色未变,想这一片都有御林军把守,外面的人便是想过来也来不了。

既然能接近他们,自然是熟人。

而来人正是右相府的嫡子林子恒,亦是苏柒若的表弟。

林子恒的父亲与苏柒若的父亲是同胞兄弟,所以,林子恒的容貌也有三分像苏柒若。

“你怎么来了?”

苏柒若其实不是很喜欢林子恒的作态,他仗着是自己的表亲,又以丞相府为后盾,逼迫御林军放她进来,这令人十分不喜。

今日太傅带皇上与几位皇子出来踏青的消息并不是什么秘密,有心人想要接近,自然不容易,可若是像林子恒这般与太傅府有姻亲关系的人,倒是轻而易举的能走进来。

林子恒也不蠢,自然看出了苏柒若的不悦,忙解释道:“恒儿随父亲和几位伯伯以及好友出来游湖,听闻表姐在这里,特来拜会。”

将他父亲搬出来,苏柒若便不好再多言什么。

那人好歹也是她的叔叔,只是若他们打着她的主意想图谋些什么,便是亲叔叔也不行。

“子恒哥哥。”

楚玉瑾是认识林子恒的,以前宫宴上他们见过,那时候相府正君带着林子恒去凤仪宫拜见父后,他也在。

因为知道林子恒是太傅的表弟,所以宫中几位皇子待他都还算客气。

“八殿下。”

林子恒也笑着给楚玉瑾回了礼,便又看向苏柒若身旁的少年。

他在宫外也早就听说了太傅将九殿下接出冷宫一事,如今见苏柒若身边站着的孩子,以及那孩子身后的诗情和画意,他便也猜到了他的身份。

“九殿下。”

朝楚陌言行了一礼,林子恒便那样笑眯眯地望着他,和善的笑容与苏柒若有几分相似,很难让人不喜欢。

然而楚陌言心里却生出一股子莫名的烦躁来,他总觉得这位白衣公子不似表面那般温和。

见楚陌言久久未曾言语,林子恒脸上的笑容也有些挂不住了。

苏柒若将楚陌言往前拉了拉,向他介绍道:“这位是林丞相家的公子,也是我的表弟。”

楚陌言这才不冷不热地朝林子恒回了一礼:“林公子。”

“表姐你们这是准备回宫了吗?”

林子恒微微颔首,却不再看楚陌言,而是将目光转向苏柒若。

在他看来,楚陌言不过就是个小孩子,且还是个不受宠的没什么威胁的皇子,他并不将之放在眼里。

倒是这位八殿下,背后有太君后撑腰,又是皇上的嫡兄,听闻颇得表姐喜爱。

好在八殿下年岁还小,又要为先皇守孝三年,而表姐今年已经二十,定不会再等三年才成婚。

而他,正是到了说亲的年岁,母亲和父亲也有意与太傅府结亲,便是老太傅都是赞同的。

林子恒一心想入太傅府,除了太傅府如今权势鼎盛外,更重要的是他是真心喜欢这个表姐。

在很小的时候,他就喜欢她了。

“暂且不回,先带皇上和几位皇子去用膳。”

苏柒若朝四周望了望,见楚时诚和楚时谦也在朝这边来,便准备带着几人离开。

然而林子恒却没有苏柒若想象中自觉,哪怕她都已经这样说了,他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因着苏柒若的关系,楚玉瑾对这位林公子一向颇有好感,便热情地招呼他道:“子恒哥哥与我们一起吧!”

苏柒若头也不回地说道:“叔叔还在等着子恒,莫要叫他担忧。”

林子恒却笑着说道:“我过来寻表姐,父亲是知道的。”

楚玉瑾听罢,便欢欢喜喜地来到林子恒身边,与他闲聊起来。

“子恒哥哥这套衣裳可真好看,子恒哥哥长得也好看,和太傅很像呢!”

这话已经不是楚玉瑾第一次说了,他一早就说过同样的话。

()

.23xstxt.m.23xs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