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三章 改良开中法(1 / 1)

在朱允炆看来,盐引是一类特殊价值的券,其与盐直接挂钩,有着稳定且难以打破的价值。若将盐引视为一类基础价值固定的国券,由皇家中央钱庄直接受理,不就可以解决边商困境?

边商完全可以拿着盐引到中央钱庄,直接将盐引兑换为宝钞,无需等待多久便可办理完成。内商需要买盐引时,也可以至中央钱庄买入盐引,这期间没有任何官员可以操纵。

皇家中央钱庄不是朝廷衙署,官员无权介入,哪怕是内阁大臣也管不了钱庄运作。其内部不仅有着严苛的内部监管,还接受着户部直接监管,每一笔财务,每一笔账务,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旦出了问题对不上账,轻则罚没家产连带发配,重则杀头,没有其他选项。

可以说皇家中央钱庄的工作特征就是:高收益,高风险。

因为不受制于衙署与官员,皇家中央钱庄完全可以发挥中转作用,吸纳盐引、放出盐引,加上内部监管,盐引进出都有记录可查,账务定期上报,一旦出了问题,也能及时处置。

将皇家中央钱庄引入到盐政之中,不仅可以解决边商等待较长问题,也有助于降低内商压力,带动钱庄业务。

比如内商最初打算买两千盐引,但因钱庄盐引比往年降了十文钱,临时决定买入三千盐引,可随身带的钱不够,这种情况下就可以直接在钱庄借钱……

朱允炆将自己的打算与理由告诉解缙与夏元吉。

解缙连连点头,表示赞同:“若是如此,倒可以解决不少问题。”

夏元吉思忖后,轻声道:“让皇家中央钱庄来收、卖盐引,对钱庄、边商、内商皆有好处,确实可行。只不过,微臣以为不宜取缔内商直接收购边商盐引的权利,让其与钱庄竞争更为稳妥。”

朱允炆清楚夏元吉担忧皇家中央钱庄一家独大,独揽盐引对开中法反而不利,微微点头:“理应如此,边商想要找中央钱庄,或是找内商,都随他们的意。”

夏元吉笑了。

想要操纵内商的同时操纵皇家中央钱庄的人可不好找,这样确实可以避免不老松事件重演。

朱允炆敲定了这一点之后,继续说:“开中法的缺陷不止边商问题,内商中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夏元吉与解缙对视了一眼,解缙谨慎地说:“可是支盐中花费较多?”

朱允炆站了起来,走动两步:“投验勘合、签发盐引、派场支盐、批验所称掣,处处都需要打点,需要支出各类费用,含糊不清,随意波动有些大,对内商来说苦不堪言。”

解缙这几日也了解过盐商的问题,确实内商支盐不是一两句话的事,中间的每一个环节都卡着伸手要钱,虽说这些钱都是朝廷规定的,但在执行过程中他们调整下尾数是很正常的操作。

对于盐引而言,一引加价半两银子,三十五万引就是多少银子了,其中的利润堪称恐怖。

面对两淮都转运盐使司暗中运作,内商只能拿出大量成本来购置,挤占大量资金不说,也让其周转压力骤增。到最后,这部分被增加出来的成本,会通过水商转嫁给百姓。

若内商可以便捷、相对低成本或相对固定成本来支盐,至少可以降低一些成本,继而对水商出售时可以保证较低的价格,体现在盐价上则是低盐价。

朱允炆严肃地说:“可以着令户部与两淮都转运盐使司研究,是否可以将各类盐税统一为一类税,一笔交清,凭证支取,称量过卡。”

“一类税!”

夏元吉深吸了一口气,朱允炆想将七八项盐税整合为一种税,统一收税标准,减少暗中操作的空间。

这种整合税种的问题在建文朝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事,一条鞭法的执行,就整合了一系列杂税,新商之策也综合了多种商税,从眼下来看,这些政策是成功的。

解缙轻声提醒:“一旦让盐税固定,将来若作调整,怕会引起民怨。”

夏元吉看向解缙,不由地点了点头。

解缙的意思很明显,盐税对于朝廷来说很重要,一旦遇到紧急情况,完全可以随时调整盐税,短时间内获取数十万资金应急。如果现在一口确定了盐税,大家都习惯了这个标准,突然调整会引起问题。

一句话,这种事不宜明说,只适合暗中操办。

但朱允炆不这样看,越是不明了,越容易出现贪腐,至于盐税波动的问题,好说,朝廷给出盐税,不一定要设置一个单纯的固定值,可以在固定值的基础上,加上浮动值,上下浮动百分之二十总可以吧。但这个浮动的权利,需要交给朝廷户部审议,报请内阁批复。

解缙见朱允炆已有对策,便没有了意见:“辅以浮动,甚妙。”

朱允炆平和一笑,道:“重新梳理支盐过程,不可让内商支个盐都用几个月时间。让两淮都转运盐使司调查所有盐场及其产量,优劣,设为上等盐场、中等盐场、下等盐场,对于大盐引内商,安排至上等盐场,尽量一次性支盐,而不是胡乱搭配,将几百里外的两个盐场搭配在一起。”

夏元吉苦涩地摇了摇头,这倒是一个折腾人的事,也是两淮都转运盐使司收取额外收入的不二法门,据孙德、丁初晨等人交代,如果商人没眼力,不懂做人,他们是不介意折腾折腾商人的。

比如商人需要三千引盐,朝廷完全可以将这三千引分散到三十个盐场里去,商人想要完全取出来,那就挨个盐场跑吧,没三个月都够呛。

没办法,盐运司硬性指派盐场,商人没资格插手,想省时省力,在一个盐场中完全支取所需要的盐,只能托关系、走后门。

现在,朱允炆打算关了这扇后门,选择什么盐场,不应该以关系为准,而应该以更节省商人支盐时间为准。

降低内商成本,是控制盐价的必要手段。

朱允炆不希望盐价居高不下,大明财政也不应该过度依赖于盐。

夏元吉很敬佩朱允炆的智慧,他来扬州不过五天时间,就看到了开中法与两淮盐政的不足,甚至给出了处理的方向、办法。

朱允炆走出门外,看着一轮明月东升,侧身对;刘长阁说:“中秋夜了,去买点酒菜,将燕王叔、魏国公也请来,一起过个中秋。”

中庭地白,桂花飘香。

朱允炆看着跟自己出来的朱棣等人,笑道;“中秋本是团圆夜,却因朕微服私访,让你们在这扬州过了。”

《诸世大罗》

朱棣不以为意,淡然地举杯。

在朱棣看来,朱允炆向南微服私访时调自己到北平,是担心自己在京师不安全,这向北微服私访,自然不能再将自己送到北平去了,一是家被烧了,二是这伎俩用过了。

谁成想,朱允炆直接把自己带在身边了……

这个侄子对自己还是有些顾虑,不放心啊。

解缙、徐辉祖、夏元吉脸上都没有失落,能与皇上一起过中秋,还是在扬州城中,端得是一件幸事。

几杯酒下肚,朱允炆看向徐辉祖与朱棣:“昨日安全局送来一份快报,郑和远航的船队已于七月初停泊于交趾爱州港,郑和等一干人员自港口登陆,与张紞、韩观见面,并托其转来一份文书。”

“他们可抵达了极西的天方?”

解缙有些期待。

朱棣与徐辉祖也看着朱允炆,希望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朱允炆喝了一杯酒,平和地说:“郑和率船队抵达了天方。”

“太好了!”

朱棣与徐辉祖不由高兴起来,解缙一脸堆笑。

对于大明而言,水师船队能抵达到哪里,关系的绝不只是船队本身,还关系着大明的威严,国力,关系着大明对外面世界的探索与了解。

“说起来,当初皇上点名要走郑和,我还真不理解。现在看来,皇上的眼光是如此的独到。”

朱棣虽然笑着,但目光却很明亮。

朱允炆开怀不已,没有靖难之役,郑和就没机会赢得朱棣的器重,他不知道郑和的潜力与能力。

“说到要人,朕还真想再给燕王叔要一个人。”

朱棣顿时噎住,脸上的笑意顿时消散,不安地问:“皇上想要谁?”

若是索要丘福的话,朱棣是万万不愿点头的,因为身边张玉、朱能被抽走,一干护卫也并入了北平都司,朱棣手中能用的人就只剩下一个丘福了。

朱允炆并不打算索要丘福,一个让朱棣失望了几次,还葬送了十万大军的家伙,实在是没必要要过来。

“朕想要燕王府里的一个宦官,名为王景弘。”

朱允炆轻道。

朱棣愣住了,王景弘他是清楚的,燕王府里面的宦官,但此人没什么才能,老实巴交,平日里循规蹈矩,除了听话外,找不出来其他优点。

徐辉祖与解缙也是第一次听到“王景弘”这个名字,见朱允炆认真,便预料此人不凡。毕竟能被朱允炆亲自点名的人,目前还没一个是庸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