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 欺天者,大荒不朽消失的原因!(1 / 1)

诡异的巨大太阳悬浮在星空之中,那如山一般的肉堆在人脸旁边蠕动,看的李长青心惊肉跳。

那个人脸上传来的气机,确实是不朽者的气机,只有不朽者身上才蕴含着天地法则的烙印,这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作假或者屏蔽掉的东西,因为掌握了太过强大的力量而被天地法则注视,是大荒世界不朽传说中人人皆知的事情。

李长青前后接触过几次天地法则的气机,在秘境之中面对天罚的时候,虽然只是对天地法则的初步认识和感知,却已经在李长青心底深处留下了印记,而大衍浮屠道碑里面,李长青是真真切切感受到混沌开天法则辟地,那种煌煌天威绝对不是人类能够抗衡的恐怖力量。

只是这里为什么会有一个不朽,而且还是以如此诡异的方式存在?

“欺天者,熄灭我……”

一个直击灵魂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李长青的神魂深处,恍若惊雷一般差点把李长青的神魂震碎。

紧接着,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传来,李长青的神魂被弹出了星空,回到了身体之中,只是星空中给他带来的巨大震撼,却久久没能消散。

大衍浮屠道碑碎裂的尘埃渐渐落地,天空恢复清明,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些在尘埃中盲目乱闯的修士齐齐呆立当场,而后猛地看向大衍浮屠道碑原来存在的方向。

天地寂静,如果不是大衍浮屠道碑不复存在,李长青都觉得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大衍浮屠道碑……消失了!”

“发生了什么大衍浮屠道碑怎么不见了?”

一众人面面相觑,似乎忘记了大衍浮屠道碑消失的原因,甚至有些修士疯狂的冲到大衍浮屠道碑原来所在的地方拼命的挖地,一副想要把大衍浮屠道碑重新挖出来的样子。

“大衍浮屠道碑怎么不见了?”青松长老和金光佛子也是吃了一惊,看的李长青瞠目结舌。

似乎……真忘记大衍浮屠道碑是如何消失的了?

李长青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脸上同样露出恰到好处的懵逼和茫然,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很显然,在场众人不但忘记了大衍浮屠道碑消失的原因,且没有进入那星空之中,更没有看到那个如同燃烧太阳一般的不朽存在。

想到此处,李长青几乎不受控制的变了脸色,如果这些人没有看到不朽存在,那不朽存在是不是只有他自己见过,也就是说,刚才那个声音,是不朽存在对他说的话?

欺天者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熄灭他?

李长青此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那个不朽存在的状态好像是不太好,但或许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那个不朽存在的脑子好像不太好使了,他不过是一个元婴期的修士罢了,何德何能帮助一个不朽存在熄灭他的生命之火?

星空之中一个诡异的不朽存在,竟然在向他求救……或者说是求死?

这件事情给李长青带来的震撼实在是过于巨大,以至于李长青跟随同样一脸懵逼的众人回到云州城的时候,还没有从震撼中恢复过来。

那个不朽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存在,他是谁,又是如何成为那般模样的,而且还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让李长青熄灭他……欺天者又是什么东西?

这一趟云州之行虽然没有什么修行上的突破,可是对于修道一途上,近乎彻底粉碎了李长青以往的认知。

先是大池天坑里面的无量仙宫竟然能够夺取本源,打破了大荒世界以往对于本源不可掠夺的认知,后是一个不朽存在烈烈燃烧在无尽的星空之中,不像是修炼出了差错,更像是被某种力量禁锢了。

可是什么样的存在能够进入不朽,大荒世界其他的不朽存在是不是也正处于类似的情况?

众所周知,不朽存在是大荒世界有史以来最高的修道境界,寿元近乎与天地无异而且肉身强横神魂坚固,是大荒世界无法被人为杀死的存在,这样拥有无尽寿元的恐怖存在,竟然被禁锢在星空之中,这就有点离谱了。

李长青思绪飘飞,根本听不进周围任何人的话,思绪如蛛网一般延伸开来。

如果大荒世界的不朽存在全都被某种恐怖的力量禁锢起来是导致大荒世界修真文明形成近乎天地大劫一般的文明断层,那大荒世界万千生灵修炼的根本意义在哪里呢?

反正也是会被无尽的时间和空间消磨掉寿元,说不定还会承受无尽的燃烧神魂痛苦,倒不如安分守己的生活在一个小村子里粗茶淡饭婆娘孩子的度过这一生。

“你在大衍浮屠道碑中见到了什么?”苏青璇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李长青猛地清醒过来,神色古怪的看着苏青璇这个仅凭一双眼睛和气质便冠绝大荒世界所有女子的圣女,迟疑片刻问道:“苏圣女又看到了什么?”

苏青璇似乎料到李长青会有如此一问,没有丝毫迟疑的开口说道:“枷锁,一道几乎打不破的枷锁。”

听到枷锁这个词,李长青浑身一震,天地有天地枷锁,修士有修士枷锁,甚至连不朽存在身上都披着诡异的血肉和火焰枷锁,大荒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到李长青的反应,苏青璇的眼神一下子凝聚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李长青的神色,似乎想从李长青的神色间看出什么端倪。

李长青的神色却已经恢复正常,笑着说道:“我也看到了一个枷锁。”

这个问题,他在出了大衍浮屠道碑的时候就已经对青松长老说起过了,如此看来,苏青璇这等天骄也是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而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很可能便是大衍浮屠道碑最后变成的弥粉而形成的尘埃迷雾星空世界。

“只是一道吗?”苏青璇的神色变得玩味起来。

李长青古怪的看了苏青璇一眼,没想到绝尘如仙子不食人间烟火气一样的苏青璇,竟然也有如此生动的表情变化,当下点头说道:“只是一道,打破之后我就出来了,然后大衍浮屠道碑就消失不见了。”

苏青璇看着李长青良久,忽然展颜一笑,说道:“如此说来,我们见到的东西是一样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道枷锁叫做天道枷锁,是天道法则烙印在天地生灵上的痕迹。”

李长青一愣,下意识说道:“那打破它之后是不是自此不受天地限制?”

苏青璇摇了摇头,望着青云山连绵不绝的竹海,随着和煦的微风荡漾,缓缓说道:“只是某种意义上的摆脱,不再受天地法则的注视,却仍受天地法则的限制,人生天地间,又有哪个生灵能够逃脱法则的枷锁呢,除非……能够将此方天地的枷锁也一并打破。”

李长青心神巨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