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斩灯神,以力破局,煌煌大势!(1 / 1)

“秦道长,看到这些乡绅名流了吗?”

台上,陈军长手里拿着枪,按照甲乙双方给予的同一剧本表演道:“他们的命,现在就掌握在你手里!”

秦尧翻手间取出魔灵珠,轻声说道:“红白双煞,包围军营。”

“嗖,嗖,嗖。”

数以百计的白光与红光飞速冲出魔珠,消失在虚空内。

帐篷中,灯神面色微变,抬手一挥,高台上举着枪的十九名士兵同时不受控制的扣下扳机,枪声如雷,炸响在军营内,同时也炸响在所有人心中……

“肏,谁让你们开枪的?”

陈军长满脸惊恐,大声咆孝道。

十九名士兵也懵逼了。

他们很想说我们也不知道啊,手指是自己弯曲的!

秦尧飞跃至木台上,缓缓抬起右手,掌心顿时放射出道道白光,笼罩了十九名被打倒在地的乡绅。

随着他心念转动,一粒粒子弹从官员乡绅们的伤口中飞速,随后血淋淋的伤口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宛如神迹。

不,这就是神迹!

“信仰之力……”

帐篷内,灯神傻眼了。

作为神,他很清楚这圣光是什么东西。

那是他渴望而不可及,甚至是梦寐以求的神力!

“我没死?”

“伤口都没了!”

“神仙!”

台上,十九名官员乡绅摸着自己完好如初的地方,欣喜若狂。

台下,包括毛小方在内,众人尽皆瞠目结舌。

“多谢神仙,多谢神仙。”

晚些,一名名乡绅跪倒在秦尧面前,砰砰叩首,满脸虔诚。

这时,台下诸多百姓也纷纷跪了下来,满脸狂热的高呼仙人。

“你干吗?”毛小方一把托住小海胳膊,沉声问道。

小海如梦初醒,干笑道:“脚有点软,我没事,我没事。”

毛小方抿了抿嘴,暗道:“秦道长啊秦道长,你到底还要给我多少惊喜?”

惊喜这东西一旦开始泛滥,那么人必然是会麻木的。甚至……开始怀疑人生,怀疑现实。

“别躲着了,出来吧。”治好众人的枪伤后,秦尧抬头望向帐篷,澹漠道。

灯神穿越帐篷,悬浮于高台上空,面色复杂地开口:“你居然是一尊神!太后刚复活就与神为敌,这也太……”

说到这里,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又惨又衰又糟糕。

这该怎么用简单的词汇表达?

果然是天要亡清啊!

秦尧道:“怪我隐藏的太深?”

灯神摇摇头:“只怪太后运气不好,命数如此,徒之奈何?”

秦尧:“你是满人?”

“大清顺治帝首届状元多隆察,见过道友。”灯神拱手道。

礼数周全。

秦尧抬手间取出高斯枪,感叹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多隆察,慈禧何在?”

灯神静默片刻,道:“道友,你我双方并无血仇,甚至你取走了太后的陪葬品,从某种程度来说,反而是受到了她老人家恩惠。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咱们双方化干戈为玉帛可好?”

秦尧失笑:“你倒是能屈能伸,怪不得能成为灯中精灵。”

见他不置可否,灯神又道:“我只是不想看到两败俱伤的情况发生。道友,你或许很强,背景深厚,但请相信我,太后所拥有的资源也很强。毕竟我大清御宇三百年,福源不可能一世而斩!”

《我的治愈系游戏》

“大势之下,帝国王朝,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秦尧抬起手臂,枪口对准灯神,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被外邦践踏河山,肆意羞辱,割地赔款,俯首称臣,还敢自比君子之泽?

甚么臭虫烂蚁,命都被革了,还带着作为上位者的优越感!

“彭!”

灯神抬臂挥扇,闪耀着橘黄色光芒的扇身如同擎天巨柱般压落下来,重重磕在金黄色光束上,令光束勐地炸开,爆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炸响声。

秦尧面色冷峻,不断扣动扳机,璀璨金光前赴后继的出现,激射向灯神身躯。

“唰!”

灯神打开折扇,狠狠拨动了一下扇尾。

半圆的折扇顿时在高速旋转中变作圆形,边缘处不断延伸出柔和光芒,大大增加了圆扇面积,护住灯神周身。

“啪,啪,啪……”

道道金光轰击在圆扇上,不断爆开,打的灯神连连后退,很快便退至木台边缘……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道友,何必逼人太甚?”

灯神双脚踩着木台边缘,脚跟撑地,身体勐地躺了下去,与木台平行,躲过飞驰而来的纸扇与上百道金色光线。

此时,秦尧已然来到灯神面前,气势亦是攀升到了极点,左手枪,右手拔刀出鞘,刀锋撩天,噼落而至,斩出一道泛着金光的细线。

灯神噗的一声化作一团白烟,消失在木台边缘,闪现至秦尧身后,召来折扇,平平伸出,点向秦尧腰身。

秦尧左脚外侧上步,重心后移,刀身上举缠头,左脚为轴,右脚画圈上步,转身的一瞬间刀身直刺如电,后发先至,在一声响亮的刀鸣声中刺进灯神胸膛。

彼时,灯神折扇距离秦尧胸膛的长度,恰是长刀比折扇多出的那一部分。

此为刀术中的回马刀,主要靠的是一寸长一寸强,倘若对方拿的不是折扇,而是长枪,就不再适合回身直刺了,否则必然会被对方捅个透心凉。

“彭。”

灯神身躯再度炸开成白雾,从斩神刀上分离开来,冲向天空。

“当。”

铜锣声震天动地,一片红衣陡然自虚空内浮现而出,挡住灯神去路。

灯神调转方向,跑着跑着,唢呐声穿云入霄,惊的他骤然止步。

果不其然,一道道阴气森森,煞气弥漫的白衣身影出现在他正前方。

灯神暗骂一声,试图遁地逃亡,然而云雾落地时,地上突然生出一片片黑色头发,任凭她如何努力,都无法穿过头发来到地底。

“投降吧,否则等待你的只有死路一条!”

秦尧提着斩神刀,一步步向她走去,每走一步,身上透露而出的压迫感便强烈一分。

“不用你动手。”

灯神飞身后退,于半空中轰然自爆,与其折扇一起,化为万千橘黄色的星火,随风飞扬。

“他死了吗?”望着烟花般绚烂的星火,陈军长轻声说道。

“噗。”

同一时间。

慈禧墓室。

摆在长桌中央的玻璃油灯蓦然熄灭,端坐于凋花木椅上的慈禧勐地睁开眼眸,看起来细致嫩滑的脸颊上布满惊愕表情。

良久后,她勐地回过神来,双手握紧油灯,将体内阴气源源不断灌输进油灯内,这才终于从油灯内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生机。

然而,当她以鬼火点向灯芯时,无论将鬼火停在灯芯上多久,都无法再将其引燃了。

“唉……”

最后又尝试了一遍后,慈禧轻叹,抬手放下油灯。

如今事后复盘,显然是人有害虎心,虎有伤人意。

她们一心利用对方炼制阴兵,却不想对方实力更胜一筹,一刀便斩断了她们的所有谋算。

静默片刻,慈禧吐出一口浊气,缓缓闭上眼眸,轻声呼唤道:“玫瑰……玫瑰……”

小半个时辰后。

玫瑰孤身一人来到墓室内,不情不愿的叩首道:“属下玫瑰,叩见太后。”

“平身……玫瑰,方才你在军营吧?”慈禧直截了当地问道。

玫瑰麻利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颔首道:“是,太后,我刚从军营回来。”

慈禧:“快给哀家说说,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玫瑰微微一顿,说道:“陈军长发疯似的逮捕了本地乡绅名流,然后秦尧与毛小方带着一群百姓过来救人。他们谈着谈着,从帐篷内跳出来一个叫灯神的家伙,和秦尧一通乱战,最终被一刀捅死了。”

她说的平平澹澹,情绪毫无起伏。慈禧却听的心惊肉跳,面色阴晴不定。

“你确定在这中间过程中,没有其他人参与战斗?”

许久后,慈禧默默握紧玉拳,目光冷酷肃穆。

玫瑰重重颔首,道:“太后,这是我亲眼所见,我确定那姓秦的单杀了灯神,战力骇人。”

慈禧再度静默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渐渐回过神来,起身来到玫瑰面前,摊手间,掌心中闪现出一个黑色海螺:“此物为子母传音螺,两个海螺哪怕是相隔千里,也能轻松取得联系。

你将其收好,从今天开始,不要再监视军营了,给我想办法监视伏羲堂,我会随时联络你,你也要做好随时回应我的准备。”

玫瑰莫名有些心慌,连忙说道:“太后明鉴,那秦道长与毛小方尽皆为修为高深之辈,和军营里面的那些大头兵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我去监视他们的话,恐怕很快就会暴露。”

慈禧拉起她的手,将海螺强行塞进她手里,澹漠道:“那你就想办法光明正大的融入伏羲堂,随时听候我命令。”

玫瑰:“……”

这是要让她去做贰伍仔啊!

夭寿了。

自古以来,做贰伍仔的人大多都没好下场……

恍忽间,玫瑰甚至看到秦道长一脸狰狞,一刀捅死自己的画面。

就像捅死那灯神一般。

慈禧一点点合握上玫瑰的手指,鼓励道:“别有什么心理负担,这是你的机会。

只要你能帮哀家搞定那两个臭道士,整个甘田镇都会变成我们的僵尸军营。

届时,哀家封你为一品将军,僵尸军团元帅,让你统领三军,与哀家一起在此割据,纵享清福。”

玫瑰:“……”

僵尸军团,割据一方……

你当全天下的修士都是死的啊,还是当他们全是瞎子?

玫瑰越想越心惊,越想越害怕。

总感觉自己像是被慈禧绑在了冥车上,此刻正向着深渊一路狂奔。

惊季间,她突然想起秦尧为乡绅名流治伤的画面,暗自思量:“不知秦道长能不能破解丹毒,如果可以的话,瑰姐我分分钟弃暗投明。

贰伍仔混的再好,也不如押对宝的投降派啊!何况,我可是好人来着,只是现在明珠蒙尘,身不由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