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我是你的报应(1 / 1)

神武帝尊 谱图 1102 字 4天前

秦风看着张三宝,笑着摇摇头。

“来都来了,不妨试试。”

秦风拍着张三宝的后背,“这里的人想来你也都认识。”

张三宝看着对方的神情,咬咬牙,便是道:“没错。我都认得的。”

“我可以给您指出每个人的实力。这样的话,您找个弱一点的,应当能够取胜。”

三重天战胜五重天,已是奇迹了吧。

张三宝心头想着,只听着秦风幽幽道:“你先告诉我,哪个为人最差,平时里做的坏事最多。抢占这样人的修炼资源,我心情会好很多。”

张三宝一愣。

很快也就明白过来。

这个大哥虽说本事奇骏,但还是个善良的人。

但这武魂世界,弱肉强食,即使是同门,也该争,也该抢。

他又何必因此心生芥蒂?

张三宝见秦风直勾勾盯着自己,忙是开口道:“离这不远的洞窟的那位,就是名声最差的,他为人桀骜不驯,经常出手重伤同门。而且,平日里还耍阴招。不知多少人栽在他手里。不过,他可是仙人境七重天。”

“带个路。”

秦风只说出了这三个字。

“他是仙人境七重天。”张三宝又道。张三宝的表情认真,不似作伪。

秦风笑着道:“你倒是心肠好。之前我也打过你,没想到你还担心我被人打。”

张三宝心里幽幽道:我怕我这个带路的,会被连累!

张三宝想了想,最后问道:“您真的打定主意了?”

“是。”

秦风回应道。

“别说废物,快些带路。”

张三宝叹了一口气,便是大踏步向前方走去。

很快,他指着眼前眼前的幽深洞窟,“就是这了。”

秦风点点头。

张三宝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但见得秦风的身体已是没入光晕里,消失不见。

张三宝跺跺脚,一时踌躇,不敢踏入。

那个仙人境七重天的家伙,也打过他!

所以,他心里是有些畏惧的。

曾几何时,他只是多看了对方一眼,就被他打得半年下不来床。原因是看他的眼神缺少敬畏。

自那以后,张三宝的信条也就变成了欺软怕硬。

如此,放才能好好地活下去。

此时此刻,他犹豫着,向前走了一步,又赶紧退后两步。

若是秦风惨败,他过去,也是会被打个半死。

“听说你品行不好?”

洞窟里传出了秦风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给你一息,滚!”

熟悉的声音响起。

张三宝忍不住双拳紧握,悲痛的记忆涌上心头。

那个时候,他还很善良,亲近师友,友爱同门。但对方的一掌,打得他遍体鳞伤,便是让曾经的善良烟消云散。

张三宝叹了一口气,听得里头的声音轰的一声,而后,又听到了秦风的声音,“老实趴着,我不允许,别动!不然,打断的可不只是一条腿了。”

张三宝的眼睛突然间亮了起来。

他难以置信。

下意识地冲了进去。

而后,只见得昔日里那个霸凌自己的师兄古峥嵘趴在地上,一副要想动手又不敢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

张三宝喃喃道。

秦风一个仙人境三重天,连仙人境七重天都打败了?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古峥嵘听到了动静,忙不迭地道:“师弟!我亲爱的三宝师弟,我这里来了外贼,不过你别怕,他只是三重天的境界,现在,你快些出手,废了他!”

张三宝愣在原地。

而后声音轻轻道:“你怎么不去?古师兄可是仙人境七重天的实力。”

古峥嵘额头光滑,容貌异于常人。

光滑的额头占地很广,以至于头发稀少。

他平日里对打量自己外貌的人,多有不善。

眼下这人,他记得,他动手打过。

如今,对方又在打量着自己稀少的发亮。古峥嵘觉得,忍不了!尤其是他居高临下,站着凝视着趴在地上的自己。这种屈辱感。让得他的面色羞红。

“我先前修炼时候,太过用功,他突然出现,让我灵力反噬。要不然,他绝不会是我的对手。”古峥嵘硬气道。

秦风坐在了仙石祭坛上,竟是完全没有搭理对方。

呼!呼!呼!

灵力如风,开始灌入进秦风的身体里。

眼见得他开始进入修炼,古峥嵘的表情又有些期许,“三宝师弟,算师兄求你了。”

张三宝摆摆手,一副怂人模样,“不不不,我不行的。他连师兄您都打得过,我又怎么敢冒犯?”

“废物。”

古峥嵘低声咒骂一声。

张三宝的眉头挑了挑,很快恢复了面色。

古峥嵘见着秦风的身体开始“鼓胀”,明显是在吸收灵力,他的心思一动,突然想起自己修炼多年的武技《蛤蟆功》。

而后,他一呼一吸。

双颊变得硕大,好似塞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皮球一般。

在他呼吸间,周围的尘土被震飞。

而后,“呱”的一声。

一道灵力光柱从古峥嵘的嘴里喷出。

径直冲向了秦风。

秦风盘腿而坐,身体毫无反应,好似没有看到一般。

张三宝在此时不由得喊道:“秦大哥小心!”

秦大哥?

古峥嵘回头看了一眼。

“你这狗东西!吃里扒外!我平日待你……还不错,你竟是找人暗算我?不过,他中了我的蛤蟆功,呵呵,也必死!”

人死在通天塔。

外面的人也说不了什么。

张三宝的表情忐忑紧张,而后,眉头舒展开来,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放松许多。

古峥嵘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侧目瞥了一眼,只见得那一丈多长的灵力光柱被那小子双手按住,好似托举着一只木头一般,而后,重重地砸了下来。

“饶命!我知错了!”

古峥嵘马上大喊道。

砰!

另外一条腿也断了。

“啊!”

古峥嵘痛苦嘶吼。

表情狰狞。

秦风也不看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再不老实,我打断你的第三条腿。你平日里如何欺压同门,我就以恶制恶于你。这个世界,还是有报应的。我就是你的报应。”

古峥嵘痛苦嘶吼,听得对方说“第三条腿”,身体一颤,不敢乱动。

“古师兄,您没事吧?”张三宝笑呵呵地“关心”道。

古峥嵘脸如白面,痛苦地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趴在地上,眼睛如毒蛇一般盯着张三宝。

张三宝不动声色地离秦风近了些。

以后,就跟这秦大哥混了!张三宝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