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蓝田的朝廷大员(1 / 1)

李朝生抬眼望去,只见外面街道上家家户户全都挂起了贴着喜字的红灯笼,门口还贴着红色的对联,这遥遥一看就跟过年一样。

李朝生一愣看向混在警卫队伍的谷子,谷子一脸不解,他也不知道啊。

这时李朝生看向了郭宝,郭宝这时道:“县尊,这可不是我安排的,而且咱们那五万银元可不包括这个啊。”

听了这话李朝生皱眉道:“那谁能给我个解释?”

听了李朝生的问话,负责调查部的石小磊道:“县尊,这事真的跟咱们没关系,都是百姓自发的,我听说因为县尊大婚,现在民间出现了好几个县尊大婚筹备部的,都是老百姓自发的,开始我们还以为是啥秘密集会,准备谋反呢,可是一查他们原来是准备搞这个,我们也就不管了。”

“自发的?”

李朝生眉头舒展开来,看向石小磊道:“这中间没有咱们的人推波助澜吧?”

石小磊听了这话道:“保证没有。”

李朝生听了这倒是轻松下来,紧跟着对石小磊道:“你们调查部不要松懈,我大婚之后,看一下这些所谓的大婚筹备部是否自行解散,如果发现他们有任何想要欺骗老百姓血汗钱的行为,或者任何不轨行为,立刻捉拿。”

“是。”

石小磊敬礼称是。

李朝生点点头,如此就好,紧跟着队伍继续向前,李朝生路过一下门口之间这家门口上写着对联:花好月圆欣喜日,桃红柳绿幸福时。

过了这一户紧跟又到一户门口,这时就见对联写着:连理枝细喜结大地,比翼鸟欢喜翔飞天。

又是一户:一世良缘同地久,百年佳偶共天长。

李朝生一户户门前走过,紧跟着就见这些人家的墙头上浮现出一个脑袋,紧跟着伸出一个个好奇的脸,一个小姑娘坐在父亲的肩膀浮了出来,正好看到李朝生看过来,小姑娘冲着李朝生甜甜的说道:“县尊新婚快乐,嘻嘻~”

李朝生见状冲着小姑娘挥了挥手:“你也快乐,这么早就醒了。”

“嗯,我要起来看新娘姐姐,听我娘说,能嫁给县尊的,肯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最漂亮的女人。”

小女孩天真的看着李朝生,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说不出的好看,李朝生听这话噗嗤一声笑了,而这时从小女孩下面钻上来一个大脑袋,对着李朝生尴尬的说道:“嘿嘿,县尊抱歉,抱歉,小孩子不懂事。”

李朝生听了这话哈哈笑道:“不碍的,好了,今日有事就不跟诸位聊天了,告辞。”

说完李朝生就加速前行,要是这样一家家的说下去,李朝生今天一天都不一定能出得了蓝田县。

大队前行,很快出了蓝田城,到了外面接近农庄的时候,李朝生看到一户户农户在民兵拦的警戒线外站着,看到李朝生来了之后,都会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李朝生跟众人挥手致意,这都是百姓对自己的拥护啊,李朝生见状颇为感动,这时刚走两步,下一刻突然听到一声喊声:“县尊新婚快乐。”

下一刻李朝生就看见村民们不知何时已经拿出了红色的绢布,上面用黑色丝线绣着:祝县尊新婚快乐。

李朝生冲着乡亲们拱拱手:“幸苦大家了。”

众人闻言都是摇头,齐齐说是他们的荣幸。

李朝生听了这话也很感动,队伍继续向前,蓝田通往西安早就修建了一条宽敞的官道,大道宽敞,可以让三辆马车并行而不影响。

这条路由于只跑马车,因此也被百姓们称为马路。

李朝生骑马在前,一路前行,看着沿途茂盛的庄稼,以及错落有致的农家院,心里颇为骄傲,这都是他的功绩啊,尤其是看见那些红砖青瓦建造的瓦房,忍不住询问这里是?

一旁的谷子立刻回答道:“这是康家村,咱们县大部分红薯工坊都集中在这里,康家村也因为加工红薯富强起来,现在家家户户都盖上了红砖瓦房,是咱们县里的模彷村呢。

听了这话李朝生点点头,再次看了看这些红砖青瓦房,这房子看起来已经有点像是自己在现代农村看到的瓦房了。

只是窗户上的玻璃,看样子不是玻璃的,还是油纸的,至于玻璃蓝田目前有两个大型玻璃厂,不过生产的玻璃全都被当做奢侈品卖到了江南,成了蓝田在江南上层阶级的敲门砖,帮助蓝田疯狂的吸金。

蓝田玻璃厂的工人已经可以熟练的掌握吹玻璃的技术了,尤其是经过实验,他们已经可以通过往玻璃加入一些元素,改变玻璃颜色了,这让玻璃的颜色变得五颜六色的,更加受到江南一众富商土豪的吹捧。

当然纯净无暇的玻璃也是有销路的,因为江南官场有一批官员就喜欢这种纯净无暇的玻璃,因为这些官员傲得很,平时都拿玉来自比,可是蓝田在江南的几个商号拿出几件纯净的玻璃工艺品奉给几位当官的,并说上一句,大人之品格如此琉璃一般纯净无暇之时。

这件东西就在江南刮起了一件风潮,搞得江南的士绅谁没有一两个这种象征自己品格的高档琉璃,就低人一等一般。

这就叫附庸风雅。

上有所行,下有所效。

而且对于玻璃,蓝田还是保密级别的,不是李朝生不想大卖,主要是控制数量才能卖上高价,因此这两个玻璃厂现在都直接归属军工厂管。

为啥是军工厂,因为玻璃目前正在作为战略物资研究,要知道望远镜就是玻璃厂要制作的一件很重要的军事物资。

《吞噬星空之签到成神》

另外除了这些蓝田就在今年三月份,自己研制出了第一个低倍显微镜,那是一台由蓝田最好的磨镜师父用了一个多月时间才磨出来的镜片,之后又经过加工成型,那台显微镜也被称为蓝田一号显微镜远镜,整体是使用蓝田铸造钢炮用的特种钢打造。

然后由玻璃厂与蓝田制钢厂合作制作的,虽然能看到的倍数很低,只有三百倍,比李朝生从现代带过来的超高倍光学显微镜差的远,可是这也算高档次的发明,比世界上第一台观察微生物的显微镜。

列文虎克显微镜早了整整几十年,要知道列文虎克的第一台显微镜是在1665年,也就是清康熙四年发明制造的。

而这一台显微镜的诞生,也代表着蓝田基础科学可以得到进一步的提升,毕竟以前超高倍的显微镜全都是送到了顶尖的实验室。

李朝生带过来的一共只有十几台,可是现在蓝田能自制了,这就代表着很快,显微镜就可以在教育阶级普及了。

这对蓝田基础科学的发展,以及教育世界事业的发展都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

李朝生心中想着蓝田的发展,可是迎亲队伍并没有停止,由于走的是新修的笔直大道,蓝田到西安的速度也快了很多,李朝生一路看着欢呼的村民,一路便来到了霸桥,过了霸桥就是西安府了。

来到了霸桥,李朝生就看到了一群穿着大明官服的官员站在西安城下,这时西安知府王华德带领周遭二十八县知县站在城门外迎接。

这些大明的官员现在地位很尴尬,名义上他们是他们县里的知县,可是蓝田的行政体系,根本就把这些人排斥在外。

小事里长就办了,大事找中里长,这就导致这些知县全都是光杆司令,除了一人保留两个衙役跟班,当然了都是这些人的家仆,要知道正儿八经的衙役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一些家里分了田地回家种地了,一些还有心仕途的全部回到家里准备报考民兵,当个民兵继续吃官家饭。

至于依旧跟着自己家的这些大老爷,那就是扯犊子了。

当然这些县令过得也都不错,当年贪污腐败的没少搂银子,日子过得也不错,可惜的是,由于他们身处蓝田,而朝廷现在几乎已经把蓝田放弃了,因此他们是一分钱俸禄也没了。

聪明些的就想办法走门路把自己运动走,到其他地方继续担任官员,可是没有门路的就只能留在蓝田,继续过着只有两个跟班的日子,并且出不了西安城。

当然这些人也有很多人想要投靠蓝田,想要在蓝田混口饭吃,毕竟蓝田现在蒸蒸日上,老百姓富的滋滋冒油,看的这些县令大老爷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可惜的是,蓝田对他们的态度就是不接纳,郭宝更是在蓝田内部会议中提出:哪怕无人可用,哪怕身兼数职,咱们也要彻底摒弃旧文人,绝对不允许让这些臭肉坏了蓝田这一锅汤。

对此有些人说郭宝有些偏激了,旧文人里面也有好的,比如孙传庭,卢象升,便是不错的,可是郭宝也反问,这大明官员千千万,就出了一个卢象升,一个孙传庭,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要是卢象升,孙传庭愿意投靠蓝田,他郭宝愿意让贤。

对于这场会议的观点,李朝生是同意的,李朝生的目的就是在这片大地上,清楚所有封建余毒,给老百姓一个祥和安乐的生活环境。

因此对于这些困居蓝田的县令,知府,李朝生一律是敬而远之。

不过这时一群人站在城门口迎接自己,这让李朝生有些不好当面拒绝,这时知府王华德亲自来到了李朝生面前,对李朝生行礼道:“恭喜县尊大婚。”

李朝生看着王华德道:“王知府,我一个小小的蓝田知县,岂能劳烦你给我行礼,还容下官下马还礼。”

王华德听了这话连连摆手道:“别别,今日新郎官最大。”

李朝生闻言看了看王华德道:“那就听知府大人的。”

王华德连忙拱手道:“那我为大人牵马。”

李朝生听了这话看了看王华德道:“不合适吧。”

“哎,大人您为蓝田劳心劳力,我能为大人做点事情,那是高兴得很啊,诸位同僚说是不是啊?”

听了这话王华德对身后的知县们问道,知县们听了这话连连称是。

李朝生听了这话看了看王华德道:“王大人是有事所求吧?”

王华德听了这话道:“是是,大人,是这样的,我们这些人,老在西安府闲着也不是个办法啊,所以我们想求大人给我们找个活计,如果大人愿意,我们愿意到大人麾下担任个里长,老夫能担任个中里长就行,还请大人收留啊。”

李朝生听了这话看了看王华德,王华德被李朝生看的很不舒服,不过还是迎着头皮跟李朝生对视一眼,李朝生看着王华德道:“王大人是聪明人,蓝田现在如此情况,已经容不下大人了,现在我蓝田谋求一职位有些难啊,王大人若是有这精神,不如往陕西外运作运作,说不得大人还能升个一官半职啊。”

王华德听了这话道:“大人,给条明路吧。”

李朝生听了这话道:“好,我实话实说,如今蓝田虽大,可是官员体系容不得各位,各位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留下来,自愿去官,各位可以携带自己的家产,在蓝田找一地入籍,从此过上田舍翁的生活,闲来读书,弄孙,怡然自得。”

“另一个,各位可以向外运作,我在朝中也认识些官员,如果各位愿意拿出一份丰厚的孝敬,我可以让他们想办法把你们运作出陕西,到其他地方继续担任一方县令,或者其他官员,各位如何选择,就请自便吧。”

说着李朝生催马,王华德听了这话看着李朝生道:“大人,我们若是想要调理蓝田县,该如何做啊?”

李朝生听了这话道:“准备好钱,等信。”

李朝生说完,便策马远去,只留下一众‘朝廷大员’在风中凌乱。

“王兄,你要如何啊?“

一个知县对另一个知县问道,这时这个王兄的说道:“算了,这年头兵荒马乱的,我还是在蓝田安家吧,明日我就去商洛县,我在那里有个宅子,从此我就做田舍翁了,李兄你呢?”

“哎,十年寒窗,科考五载,好不容易得到个知县,上任三年才捞了不到一万两,不甘心啊,我准备再运动运动,看看还能不能给自己攒点本本钱啊。”

李朝生骑马前行,李朝龙在一旁道:“县尊,你真准备给他们运作买官?”

李朝生听了这话道:“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些人若是愿意当个田舍翁也就罢了,若是还死性不改,那就活该他们倒霉了,再说咱们蓝田缺钱啊,他们手里那些钱可是民脂民膏,不搜刮过来,岂不是便宜他们了。”

“对,把他们刮个底掉,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