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呼声(1 / 1)

一品丹仙 八宝饭 1169 字 2个月前

文实堂上,燕伯侨召集大奉行议事,就桑田无破境合道的后续事宜作出安排。

“天子答复,已经备好了封拜之仪,我将陪同诸位学士一起前往雒都观礼,就在三天后。本季轮值之期也差不多了,我走之后,便请季子接任吧,只是要辛苦季子多做几日了。”

季咸答应了:“放心就是。”

燕伯侨又道:“只是雒都成公来信,封拜之仪的耗费,天子已经负担不起,希望学宫分担。”

连叔皱眉:“周室已到如此窘迫的地步了吗?”

燕伯侨道:“剑宗合道没过几年,学宫连出合道,于周室而言,确实耗费过大了一些。以我之意,可从大库之中拨付二百金,不知连叔、季子意下如何?”

于学宫而言,二百金真不算多,两位大奉行都同意了。

燕伯侨继续道:“大丹师选择第十三峰驻跸,盘师正在为大丹师炼制丹房,季子接任之后,还请多多督促,争取在我们回来之后,大丹师便可入住。”

季咸点头:“好。”

现在说到了最后一件事,也是争议最大的一件事。

燕伯侨感慨道:“诸位皆知,前几日,大丹师亲赴第四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令东篱子俯首,当时之情,真是感天地而泣鬼神啊,听说连辰子都几欲落泪,其余人等更有失声痛哭者,唉......”

连叔和季咸各自无语,面无表情的听着燕伯侨继续感动下去:“如今,东篱子也签下了心誓文书,答应从此之后效忠学宫。东篱子炼虚修为,按理当为学宫奉行,我以为,此事很重要,如今诸奉行中,大丹师和剑宗先后破境合道,子鱼又在疗伤,姜婴也不知去了哪里,奉行缺人啊。季子、连叔,你们怎么看?”

连叔不同意:“此事难办。放过东篱子,已经让很多人不满了,若是再推举为学宫奉行,恐不服众。至少长子那一关就难过。”

季咸也皱眉道:“东篱子为学宫重囚,多少重囚一生困于第四峰而不得出,这本就是学宫惩治违反禁令之徒、震慑邪魔外道的举措。因大丹师之故而将其开释,本就是破例之举,若再骤然拔至奉行,恐将议论纷纷。当然,东篱子修为不俗,若弃之不用,也殊为可惜,以我之意,不若效彷四位镇山使,虚其位而用其实。”

连叔又问:“几位学士怎么说?壶学士怎么说?”

燕伯侨道:“几位学士的意思,还是让我们照规矩推举,成与不成皆可,壶学士没有专门叮嘱过此事。但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大丹师的师弟,大丹师为学宫学士,我等若是违逆其意,恐不好看。”

季咸和连叔都摇头,觉得此事当真棘手,就连他们自己,心里多少也有点无法接受。

燕伯侨最后道:“几位学士的意思,都让咱们照规矩推举,不如就干脆照规矩推举好了,是否能够推上,都由诸位奉行说了算,到时我也好回复几位学士,如此可好?”

毕竟当值的大奉行是燕伯侨,见他坚持要召开奉行议事完成此事,季咸和连叔也只得点头。

燕伯侨当即让人知会各位在家奉行,定于次日召集议事,共同推举新奉行。

下来后,连叔见季咸心事重重,问道:“季子可是担心明日议事?放心吧,东篱子过不了诸位奉行一关的,如今在家奉行有几人?总共也只有八个人,你、我、长子、辰子都不会同意的,这就一半了,盘师和农丘很少表态,就算表态也一向听大家的,顶多一边一位。”

季咸叹了口气:“正因如此,我才担忧啊。这可不是别人,是大丹师的师弟,学宫惯例,但凡入虚,很少有不推举为奉行的,若是东篱子没有成为奉行,这不是明摆着给大丹师脸色么?大丹师又如何自处?他可是合道啊,若是与学宫出现龃龉,我恐将来会有隐患。可要我同意东篱子为奉行,我又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唉......”

连叔默然片刻,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同样长叹了一声。

转过天来,推举新奉行的大议事在燕伯侨的文实堂召开,燕伯侨、季咸、连叔三位大奉行齐至,辰子、盘师、长弘、农丘也都到了,就等吴升。

文实堂外一片喧哗,今日之议比较敏感,也是话题性较高的议题,很多学宫修士闻讯之后都赶了过来,等候在堂外。

吴升来得稍晚,他是诸位奉行中最接地气、最亲民的一个,常与学宫修士打成一片,当他抵达时,文实堂外立刻响起一片询问声:“孙奉行,您会推举东篱子吗?”

有人谏道:“孙奉行,东篱子曾为学宫重犯,骤然推举为奉行,恐有不妥,请孙奉行三思!”

有人高声反对:“孙奉行,若是邪魔外道忽然向学宫效忠,也可推为奉行么?我等实在不解!请孙奉行转述我等之意......”

“胡说八道!有何不妥?谁说东篱子前辈是邪魔外道?敢问他做了什么人神共愤之事?陆集,你且回答管某之问,答不上来有你好看!”

“没错没错,东篱子前辈与桑学士乃属同门,同门恩怨纠葛六十年,已经够了,汝等心肠为何如此歹毒?就见不得人家好?师兄弟捐弃前嫌,合力效命于学宫,匡扶正道,扶保大义,此乃千古佳话!左某人立挺东篱子前辈入位奉行,哪个不服,与左某登云台上走一遭!”

“尔等未见我学宫正当鼎盛么?六学士镇压天下,百年未有之盛况!缘何如此?概因兼容并蓄、海纳百川之故!”

“”孙奉行,我讲法堂联名上书,望孙奉行转呈,恳请诸位奉行同意,推举东篱子为学宫奉行!”

“孙奉行,这是我档房同道联名上书,我等查过档卷,东篱子并无大奸大恶之罪行,恳请推举东篱子前辈为奉行!”

“这是我大库同道联名上书......”

“这是我器符阁同道联名上书......”

吴升纳谏如流,将一封封联名上书当场收了,向众人道:“诸位心怀学宫、系挂天下,有诸位在,大道何愁不昌,天下何忧不平?我当向诸位奉行转达此意!”

文实堂外立刻响起一片叫好声:“孙奉行说得好!”

“孙奉行当真德高望重之辈,有孙奉行倡议,我等放心了!”

“孙奉行从善如流,我辈钦服!”

“孙奉行你不能这样......唔......唔......”

“孙奉行,某不服......哎哟......”

文实堂中,诸位奉行面面相觑,看着吴升凛然而入,他手中托举着一封封联名文书,那不是简简单单的文书,那是学宫修士的心愿,代表着天下修士的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