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杀(1 / 1)

魔帝临世 苍渺问豪 1396 字 5天前

“住手!”

正准备再一巴掌实在花怜云脸上的女子听到一声苍老的呵斥声,身子一颤停止了即将落下的巴掌。

“岳阳……大师……”

看着岳阳大师那愤怒的面容,再看着洛羽的冷眸,她顿时感觉到一阵不妙。

连忙走到岳阳大师面前,慌张解释,“岳阳大师,是她……”

啪!

“噗!”

然而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岳阳大师,直接一巴掌卯足了权力扇在了她的脸上。

这可是来自化境的力量,她一个小小的内劲武者怎能承受。

这一掌的巨力,将她直接飞出八丈之远,一口鲜血激射而出。

此刻洛羽来到的了花怜云的身前,看着她脸上红彤彤的巴掌印,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她为什么伤你?”

面对师尊的询问,花怜云低下头,纤纤玉手纂成了拳头,诺诺道:“我只是问她能不能先放了我的父亲,等会就把钱给她,然后他就……”

“对不起,是……是……是我御下不严,我这就把她赶出去,她此生不得进入天恒丹盟。”

岳阳大师恐慌的说道。

洛羽转眯起眼眸看向向岳阳大师,深邃的眼眸中似乎还带着一抹杀气。

“岳阳,我这个人最是护短,曾今有一个人动了我的徒弟,我便将他扒了皮制成了天灯,将他的尸骨拆解做成了腊肉,扔给了给了山间的野兽作为吃食。”

洛羽的声音不大,可落入岳阳的耳中却是让他浑身一个机灵,只感觉森森的冷气趴在自己的脊梁之上,毛骨悚然!

当趴在地上奄奄一息,口中不断涌出鲜血的子女听到这话之时。

口中不断传出凄厉的求饶声,

“饶命!公子饶命!白日我不是有意的,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一双美眸之中再也没有之前的戏虐与不屑,只剩下深深的恐惧。

洛羽看着趴在地上每说一个字,口中涌出一口鲜血的女子,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眼神瞥向岳阳大师。

笑道:“岳阳,有些事情我不希望外人现在就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岳阳大师咽了咽口水,冲着阁楼大喊:“来人!”

三个呼吸之间一个身着黑衣的青年手中拿着一把匕首走了过来。

“把她清理掉,记住,不要露出任何的马脚。”岳阳叮嘱道。

“是。”黑衣青年拱手道。

随后,一双尖锐的鹰眼看向趴在地上全身染血的女子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手中的匕首在烛光的映照下,如锋利的毒牙一般,闪着森森寒光。

“公子饶命呀!今日的所有事情我都不会透露出一个字!”

“我还可以为奴为婢!甚至做牛做马我都愿意,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女子尖锐的求饶声音响彻整个丹盟,一只脚被黑衣青年单手握着,朝着丹盟之外拖拽而去。

长长血痕拖拽出足足又数丈,淡黄色的液体点缀在轨道般的血痕两侧。

听到女子说自己可以为奴为婢,甚至当牛做马时,洛羽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婢女,牛马?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师尊,我……”

花怜云起了身有点恐惧的看了一眼洛羽。

“你是不是觉得为师这么做很残忍?”洛羽问。

“我……好像……是……”

花怜云支支吾吾。

“你未曾入武道,不知人心是何般险恶,武道世界尚且如此,若是他日你望到了仙道的风景,许是能明白为师今日所作之事。”

“记住,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只有你足够强大了,才有怜悯众生的资格,若是你微末如蝼蚁便收起你那卑微的怜悯之心。”

洛羽严肃的对花怜云说道。

“是,弟子受教。”花怜云点头。

看着花怜云的这般模样。

在对比自己上一世初入武道之时,倒是极为相似,同样有颗怜悯之心。

只是看到如此炎凉的世态,这颗怜悯之心也随着无尽的岁月被尽数磨灭。

说罢,便是悠然婉转的吐出一口悠长的气息。

当听到花怜云称呼洛羽为师尊之时,岳阳的心中一怔,心中一阵慌乱。

连忙走到花怜云的身前,拱手道:“岳阳见过师姐!”

岳阳的这番操作让花怜云一惊,往后退了几步,瞪着疑惑的美眸,“岳阳大师,您……您说我是……你的师姐?!您是不是认错了?”

“不不不,师姐,我是洛先生刚收的徒弟,按照辈分理应叫你一声师姐。”

岳阳再次朝着花怜云一礼,丝毫没有因为花怜云比自己的实际辈分小而有一丝不敬。

“师尊,这……”

花怜云傻眼了,以前就算时普通武者自己也只有仰望的份,可今日被武者仰望的至高丹道大师岳阳,竟然如此恭敬的喊了一声自己师姐。

这着实让她有些不敢相信。

“岳阳是我刚收的记名弟子,他喊你一声师姐,是因该的,即便你之是比他入门早了几个时辰。”

洛羽说道,一双耳朵仔细的听着丹盟之外的动静。

当听到那刻薄女子惨叫声戛然而止时,露出了一抹森然的笑容。

此刻,花怜云依旧觉得十分梦幻,几个时辰之前自己还卖身赎父,可现在竟然摇身一变,变成了岳阳大师的师姐。

尽管是事实,花怜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他不是武者,但也听过叶家赘婿之名,

随后,岳阳大师带着两人,来到了一间工作坊之中。

工作坊中,到处烟雾缭绕,定睛一看,原来是每个人的手中都在烧制着草药。

洛羽却是摇了摇头。

火焰烧纸草药提取灵液,这简直就是最低端的,一般来说这种锻造手段就是浪费。

用精神力分化灵液可完整分出,若是用火焰炙烤来蒸出灵液那灵液只能保留草药的十分之一不到。

可若是放在凡俗,却是也算是一门不错的技术。

“李玉!”岳阳喊了一声。

一个穿着道袍,天庭饱满的青年走了过来。

“岳阳大师,有何吩咐?”青年问。

“你们之前不是在赌场买了个药人吗?现在人在哪?”岳阳大师问道。

“您说的是王纯呐!他现在正在里面试药。”李玉说道。

“王纯?”洛羽轻轻的看了花怜云一眼。

“师尊,我父亲叫做王纯,我随母姓。”花怜云说道,神色中带着几分焦急。

岳阳大师带着他们走进了一间密室之中。

刚踏入密室一步,一刀凄厉的惨叫声便响彻云霄。

“啊!不要!你们这是谋杀!谋杀呀!”

“少他妈废话,给我喝!给我喝!”

“我王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密室的中央,一个中年男人,被牢牢的绑在了凳子上面,旁边站着两个青年。

其中一个青年正掰开他的嘴。

而另一个青年则是疯狂的往里面灌药。

“住手!”

岳阳大师愤怒的大喊。

两个青年闻声,全部停下了手中的工作,都是齐齐的看向岳阳。

“爹……”

花怜云一双精致的桃花眼之中满是泪光。

就算再不济,那也是生父呀!看着生父被折么成这般模样,她的心中只剩下伤感。

“云儿救我!救我呀!”王纯大声吼道,满眼泪流,身躯不断蠕动。

似乎是见到了,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花怜云也连忙上前,把绑住自己父亲的绳索,一一解开。

旁边的啷个瘦小青年看的那是一愣一愣的。

这是个什么情况?

两人眼神齐齐的看向岳阳,深深的不解之色流露而出。

岳阳叹了口气,看向两人,“没你们什么事情了,离开吧。”

两个瘦小青年相互看了一眼,哪里还敢停留,连忙往外面走去。

现在的场面他们把控不了,唯有避之大吉乃为上上之策。

“云儿,爹保证以后都不会再赌了,不会再赌了,我们回家……我们回家……”

王传竖起三根手指说道,身子却是一直在发颤。

“爹,那娘怎么办?”花怜云满含担忧。

“你娘?”王春一愣,面色阴狠道:“你娘被我买到青楼的早了,现在估计就是一个被人睡烂贱婊子,提她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