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盐女(1 / 1)

姬职在心中计较了一番。无盐氏有齐国军队保护,自己身上这点本钱。根本不足以让他们放弃在燕国牟取暴利的机会。商人本性又是重利益轻大义。无论是动之以情,还是晓之以利。都没有办法说服无盐氏。

不过,姬职毕竟是2000年后的来人。眼界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可比。

刚才在对无盐氏的分析中,他发现,这个看似强大无比的商业家族,有一个致命弱点。或许可以在这上面做做文章。

田单带着姬职来到了益阳君设在此地的商柜。姬职报上自己的大名,果然顺利提取了500金。随后又履行承诺,带田单去买了他心心念念的吴子兵法。

心满意足的田单赶紧催促道:“我们去见无盐氏的当家人吧,她现在就在这里。”

可姬职却是一副悠哉悠游哉的样子:“不急,我们先到处逛逛。”两人一路走马观花,来到了赵国邯郸氏的商铺。

邯郸氏是赵国数一数二的富商大贾。邯郸氏据说还是赵国王族的一支分支。子孙十数代都扎根于赵国首都邯郸。

在三家分晋前100年,邯郸本来就是他们家的封地。但是由于此地地理位置太过优越。赵姓邯郸氏很快就发展壮大,并且生出了不该有的野心。彼时的家主邯郸午勾结了当时晋国六卿中的范家跟中行家,准备挑战赵氏大宗的地位。结果不曾想被赵家家主赵简子反杀,赵简子剥夺了他们家对邯郸的所有权。但是看在毕竟是一家人的份上,没有对他们斩尽杀绝,只是把他们赶出了赵姓宗族。

三家分晋后,赵国迁都邯郸。在此地低调蛰伏百年的地头蛇邯郸氏借着这股东风,再次咸鱼翻身。一跃成为了赵国数一数二的商贾大族,把控了赵国内部的盐铁贸易。虽说富甲天下但商贾毕竟是贱人。邯郸氏做梦都想回到贵族行列。

邯郸氏商铺内主打产品是大宝剑。各种样式的锻铁剑、青铜剑,看的人是眼花缭乱。

在这个年代,贵族公子大多都喜欢配剑佩玉以彰显身份。姬职来韩前尚未成年,没有配剑。来韩后又穷困潦倒,买不起配剑。姬职自揣自己现在也算是个有身份的国际人物。这回国路上,免不了出席各种公众场合,不能落了身份。趁着这个机会,准备在邯郸氏这里买一把配得上他燕国之主身份的宝剑。

身后的田单再次化身解说员对他解析各类宝剑的优劣。可奈何姬职始终没有看得上眼的。就在姬职准备出门时,剑架最下方的角落里,一柄短剑吸引了他的目光。姬职走过去,拿起短剑在手中抚摸。只见此剑,朴实无华,锋芒内敛,毫无特别之处。可正因如此,它才引起了姬职的兴趣。看这商铺里的宝剑,哪把不是寒光逼人,竞相争锋?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锐利。

姬职弹了一下剑身自言自语的说道:“就是你了。”

可旁边的田单却看不下去了:“君子多配长剑,以显庄重。你要买剑哪个都比这柄好呀。”

姬职却摇了摇头,他心中自有计较,所谓宝剑,作用无非有二。一是彰显身份,二是自卫杀敌。若是彰显身份,套一个长剑剑鞘,谁能看得出长短?若是杀敌,此剑最为便利,还能出其不意。他可不想像秦始皇一样,背着一把2米长剑,被荆轲追着到处跑。而且姬职料想此剑很快便有大用。最后姬职还是花了30金把这柄宝剑盘了下来。腰悬宝剑,姬职顿时感觉自己整个人的气势都不一样了。

在田单的带路下,两人来到了无盐氏所在的商铺。此时,无盐氏的当家人无盐女正在商铺后院自斟自酌。身边站着一个石雕般的男子闭目养神。如同一柄蓄势待发的利剑。让人丝毫不怀疑任何人只要靠近无盐女三尺之内都会立刻被他斩杀。

此人的名字叫做孟义,乃齐国数一数二的游侠。

孟义出身贫寒,却自幼跟随名师学习了一手高超剑术。但他为人内敛低调不喜争强好胜。因此常为同乡恶霸所欺。

孟义是个大孝子,待母极孝。为了母亲能有人侍奉,他一直含悲忍辱。待到其母去世,孟义安葬完母亲后。孤身上门,把乡里恶霸50余人斩杀殆尽。引来了齐国官府的追捕。

最后还是无盐氏老家主看中他的品行和一身高超剑术。花费了大价钱疏通关节才把他保了下来。

老家主退位后就把他安排到自己女儿身边以杜绝旁支兄弟们的图谋不轨之心。

五天前,他陪同自家小姐来到新郑。拜访韩国大宗正韩城。可是,今日韩城传来的消息却让小姐无比郁闷。原来,这无盐氏商队遍布天下,耳目众多,消息灵通。韩国军队南调的事虽然隐蔽,却瞒不过他们。

无盐女深谙国际局势。她深知等秦国完全消化巴蜀之日,秦楚之间必有一战。现在韩国秘密把军队调到与楚国接壤的南方边境。其站队已经展露无遗。韩魏两国又是共同进退的盟国。一旦开战,魏国极有可能插手。秦韩魏三国联手,楚国胜算渺茫。

无盐女此来,就是为了说服韩王希望以万金资助韩军攻楚和分享情报为代价。获得战后对楚国占领地的粮食、盐铁、木材和药材专卖权。战争过后,灾民流离,农田荒废,房屋倒塌,瘟疫横行。这些东西最是紧俏。无盐女自信,到时必能连本带利赚回来。

可是,韩国的实际当家人韩语却对无盐氏这种奸商很不感冒。以前秦齐楚轮流攻韩,无盐氏都压注韩国失败。没少跟在他们背后放韩国人的血。

更何况现在韩语掌控了韩国最大的商业机构,根本就不需要无盐氏提供这些物资。断然拒绝了他们的提议。

此时,外面柜台的掌柜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对着无盐女行礼道:“小姐,有贵客登门。”此时,正在喝闷酒的无盐女转过头来。

待她起身后,才发现此女竟然身高七尺,与寻常男子无异。却偏生长的是体态婀娜,细指青葱

,面上绑着一张镶金饰边的红色绸缎。使人看不清她的面容。唯有那鹰眼般锐利的丹凤眼不怒自威。似乎暗藏了无尽的算计。

她语气中满是淡然的对掌柜说了一句:“何人竟让你如此失态?”

那掌柜低着头,唯唯诺诺的答道:“是燕国公子职和匡章大将军的爱徒田单。”

无盐女眼中露出了一丝迷茫:“有趣,这两人竟会走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