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为了活着(1 / 1)

“因果循环,人生于世,又有谁能逃得过?”王了说着,从悬崖边上起身,目光望着捕捉到猎物的雄鹰远去,双手向后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然后转身看向来叫他回小菩提道观的王影,又道:“我知你在为我担心,但我还是那句话,人定胜天,而因果循环,只是一种未知的结果罢了,既然未知,既知逃不过,那你我又何必为此忧心?”

王影欲开口辩论,王了弯腰提起装满野菜的竹筐走到她身边,不等她开口,接着说道:“好了,你说不过我这个一根筋的家伙,我们还是赶快回道观帮忙做饭吧。”

话落,头也不回的向山下走去,王影无奈摇头,转身跟了上去。

小菩提道观后院,王了的师兄弟们已经生起来火。

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做,有的在洗着王了昨天采摘回来的野菜,有的在将白米与红色的碎果肉拌到一块装如大天锅中,还有的则将泡了一天一夜的野生菌从木桶里捞出来洗干净放入罐子里与几颗香甜的野菜熬着王了前几天抓回来的竹鼠。

当王了与王影回到观里时,大部分事都已做完。

后院里,王了将装着野菜的竹筐放到南墙下的一块石板上,然后低着头在竹筐里扒拉了几下,将一只三斤左右的野兔提了起来。

院子里的孩子们见到野兔后两眼发光,虽说熬了一罐竹鼠汤,可肉还是少了一些,他们这一个月来,也就尝了一次荤,如今见到王了手里提着的那只兔子,除了什么都看不见的大师兄李寒衣外,都将目光投向了王了身上。

王了手里提着野兔,转身望着师兄师弟与师妹们,知他们心里所想,于是朝着一个小胖子喊道:“赵九斤,把这肉处理好,今天中午加餐了。”

赵九斤,十三岁,虽被王了叫做小胖子,可他却一点也不胖,只是体格比起观里的孩子们来说,稍微壮实了一点。

小菩提道观的香火很少,以前就陈德菊一人时,山下的达官显贵念在她一人求道的仙风道骨上,时不时的上山来给些香火钱,钱多钱少皆为一份心意,也由此心意求一个心安理得族运昌平,可自从观里多了些孩子,这些达官显贵们看待小菩提道观与陈德菊的眼光也就发生了改变,除了少许人,都以为她在以那些被遗弃的孩子敛财,于是都不再上山,香火也是一年不如一年,而陈德菊的名声也从那仙风道骨变成了逃不过人间钱欲的俗世凡人。

而香火不盛,道观里的孩子们的伙食也就少得可怜,因此在孩子们眼里,长得比较壮实的赵九斤就成了胖子。

张九斤这个名字是因为十二年前,陈德菊捡到他时竟有九斤三两,于是起名九斤。

小菩提道观里的孩子以百家姓的前八姓起名。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道家阴阳二气,生与死,死与生相辅相成,因此陈德菊以此八姓颠倒,以李姓为首,周姓为末,依次排序为李、王、孙、郑、钱、吴、赵、周。

赵九斤听到王了的话后,笑嘻嘻地放下手里的野菜,急忙起身跑来,对着提着兔子的王了笑道:“九师兄,你这么有本事,咋不多抓几只回来!”

“多抓几只?”王了无奈一笑,“小胖子,你师兄我本事可不大,这兔子可不好抓,若是好抓,你只怕早把它们的老窝给端了吧。”

赵九斤憨笑道:“九师兄,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赵九斤扫地恐伤蝼蚁过,岂会干那种一锅端的事?”

王了看着自己这个嘴不对心的小师弟,抬手就给他一个脑瓜崩:“你啥性子外人不知道我们还不知道吗?别嘴贫过来,快去把兔子处理干净,要是慢了,可是会少你一口汤喝的。”

听到这话,赵九斤急忙从王了手里抢过兔子,然后朝着被拆开的东墙外跑去,生怕处理慢了少喝一口汤,院里院外的人见他跑得比兔子还快,都不由笑了起来。

在赵九斤抢过兔子后,王了笑着转身将竹筐里的野菜抓起分类,并将枯萎的杂叶去掉放到一旁。

寻他回观的王影望着东墙外,想到之前在后山上自己所说的话,当时她让王了不要沾染鹰兔之间的因果,此时看来,王了是为了他们能吃上一口肉,喝上一碗汤而沾了这份因果。

龙架山地势险峻,九山相连如蛟龙盘踞,似剑直立,山中野兽繁多,常有为食而斗的场面,以野兔的生存能力,注定成为野兽们的腹中之食,于是野兔们为了生存都将窝安在了笔直的峭壁之间,因此在龙架山里,想要抓捕一只野兔,是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虽说王了的身手在小菩提道观里排得上前五,可要在悬崖峭壁间抓住一只灵活的兔子,无疑是阎王面前撒野,死路一条,可他却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唯一的就是就是他看到那只鹰,此时赵九斤正在处理的兔子,是王了从他看到那只鹰手里得到的,而代价自然是王了为它寻到了一只更大的野兔。

王影猜不到王了为何能与鹰产生交易,但想到他为自己等人沾染的因果,心里有些自责,自责自己没有实力为王了,为她的师父,为小菩提道观负担一些责任。

正在炒菜的陈德菊看了一眼情绪低落的王影,虽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事,可想到她的性格秉性,心里也知个五六七,为了不让她将自己关进一间只有她一个人的房间,她又离所谓的道远了一分。

“小影。”

“怎么了师父?”

“你先放下手里的野菜,过来帮为师炒会儿菜。”

“好的师父。”

王影起身来到有些漆黑的炤边,为了不让陈德菊看到她脸上的失落,低着头换了个微笑,当她抬头手,手也抬了起来,准备接过陈德菊手里的锅铲,却发现陈德菊并没有将铲子递给她的意思,对此感到不解:“师父,我来炒好了。”

陈德菊右手拿着铲子翻炒着铁锅里的野菜,因为猪油太少,为了防止糊掉,只能持续着翻炒的动作:“你到缸里盛一瓢水来。”

王影看了看锅里,转身去墙角处的大缸里盛了一瓢水回到炤边上。

“水多了,倒一半即可。”陈德菊说完,王影懂事的将水倒入锅中,当水入锅后,陈德菊停下翻炒的动作,抬眸看向王影,露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说道:“还好有你,不然这锅菜就糊了。”

王影有些不知所措:“师父,小影没帮到您什么忙。”

陈德菊放下锅铲,抬手摸了摸王影的头:“这锅菜是你们最爱吃的,若不是刚才你盛了水来,菜糊了,若菜糊了,你师兄师弟师妹们就少了一道心头之喜,那今日我们小菩提道观里就多了一份遗憾,而为师我也多了一次失误,如此道来,这满院子的人都得谢小影你刚刚承了那瓢水,这可是一个弥补遗憾的大忙。”

王影小脸有些发烫,她不好意思的说:“师父,一瓢水,谁都可以承的。”

陈德菊目光收回:“自然谁都可以,可为师叫的人却是你,那这谁都可以的事也就成了你的事,既然谁都可以的事,为师却将其成了你事,对你本就是一种道上的不公平,可人生于世,又…又有何公平可言,因此小影你承了水,弥补了这一次午食的遗憾,也挽回了为师的一次失误,因此哪怕这件事谁都可以,可做的人是你,那你就值得为师的一声道谢。”

王影似乎懂了,可懂了以后却又不想懂:“师父,小影悟了。”

陈德菊欣慰道:“懂了就好,在小菩提道观里,我们每个人都在为活着努力着,而在活着的过程里,我们每个人的存在都是独一无二的,是谁也无法替代的,因此我们只要将这份无法替代做好,那就是对自己为了活着与对其他人为了活着最大的意义。”

师徒之间的对话,开解的不止是王影一人的心事,也是除了王了之外所有人的心事。

王影的心事虽然被开解,可这份开解似乎是她深埋在心里的一种知道,也是道观里其他人的知道,他们都知道做好自己,就是对道观已经他人最好的帮助,可做好自己的代价却是不公平的,而这份不公平都压在了一个人身上,这个人就是他们的九师兄王了。

王了,小菩提道观里唯一先天健全的孩子,因此在许多事上,他都舍弃了许多,就如最简单的吃用上,他是那个最后动筷的人,穿的永远比师弟师妹要少要薄要差,这不是陈德菊因他是健全之人而要求这样,而是懂事的他对自己的要求。

这份要求是因为王了不为人知的懂事,也是他作为小菩提道观里年长者的责任,更多的还是他能开导别人却开导不了自己的死脑筋,他是健全之人,当多为道观里生而缺或疾被弃的师兄师弟以及师妹们。

王了想活着,从降生于世,被弃江流之时他就在为了活着而挣扎着,也想在活着的同时,与小菩提道观里的人一起活着,为此他想,也愿意付出一切。

而王了从小到大所作所为都被小菩提道观里的人知在心里,他们都在努力活着,只是在这条活着的路上,他们懂得太多,也正因为懂得太多,导致他们承受的比山下的人更多,在这份更多的承受里,他们亏欠王了太多,许是因为这份亏欠得不到偿还,所以每个人都将这份心知道心事埋于心底。

如今陈德菊以一瓢水将这份心事从每个人心底提起,每个人都选择了沉默的知道,也因为知道,都在做好自己,做好手中的事,手中的野菜没有比昨天更干净,是因为每一天都一样干净,因为他们都将每一天的自己与所作所为做好,做到好好活着,也做到在他人身边好好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