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秋长水(1 / 1)

流云城的大火烧了整整一夜。

东边天方露出鱼肚白,火虽已灭,可是滚滚烟尘依然冲天而起。

残垣断壁的废墟前,一个一身绿衣的女子正掩面哭泣,身旁是一身月白长袍的秦楚怀。

“师妹,都怪我,一切都怪我。”秦楚怀轻抚女子后背,一脸的痛心疾首“都怪我掉以轻心,以为那沈善文就是一介凡人,谁知他……”

绿衣女子梨花带雨,脸上泪痕纵横“沈善文的尸体呢?”

“被我飞剑所杀,已经一同葬身于火海中。”

绿衣女子脸上露出极度的怨恨“怎么能让他这么轻易的死了?我要找到他的尸体,将他挫骨扬灰也难解我心头之恨。”

本以为自己有幸被万剑宗仙门选中,从此可以平步青云,带着自己的家族也鸡犬升天,谁知,自己的父亲竟然会惨遭沈善文毒手。

桃夭夭心头恨意难平,她自然想迁怒于秦楚怀,一个入境修士,面对一个凡人竟然连自己的父亲都护不住?算什么仙人?

“斯人已逝,生者如斯,找尸体的事便交给下人做吧,你还是安心养好身子才是最重要的。”秦楚怀出声安慰道。

桃夭夭固执的摇了摇头咬牙切齿道“我必须亲手找到他的尸体,然后亲手将他的皮拔下来,骨头一节节的敲碎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秦楚怀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自己昨晚带着桃知礼的尸体回到桃府,桃夭夭看到其父的尸体便晕了过去。

醒来便要来找沈善文的尸体,而秦楚怀则是着急将桃知礼的尸体下葬,自己的师父过几日就要到了,若是让他看到桃知礼的尸体,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桃知礼是命丧自己手中。

拗不过桃夭夭固执的态度,秦楚怀只好带着她走进沈府的废墟。

原本气派的沈府如今已经只剩下一片废墟,倒塌的房梁,焦黑的墙壁,偶尔还能看到几具被烧焦的尸体。

又来到昨晚的那座小院,小院已经成为废墟,站在废墟前秦楚怀右手掐了一个剑诀,眉心小剑瞬间飞了出来。

“疾。”秦楚怀轻呵一声,小剑飞出,剑身携带的巨大剑气掀飞废墟上的房梁瓦砾。

几具焦黑的尸体漏了出来。

桃夭夭一眼便看到了沈善文的尸体,身体虽然已经被烧焦,可是他的脸依然可以清晰辨认。

“我要将你挫骨扬灰。”桃夭夭的身体因为愤怒微微颤抖。

捡起地上不知是谁遗落的长刀,桃夭夭便要朝着沈善文的尸体砍去。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在二人身边响起。

“他是你杀的?”

秦楚怀瞬间拉住桃夭夭护在自己的身后,警惕看着突然出现的矮小身影。

一个身穿猩红长袍的孩童负手站在沈善文的尸体不远处,正静静打量着沈善文的尸体。

能靠的如此之近自己却一点都没发觉,这孩童绝对不简单。

“你是谁?”秦楚怀警惕看着那突然出现的孩童。

那孩童依然背负双手,似乎没听到秦楚怀的问题,再次重复道“他是你杀的?”

秦楚怀虽然颇为忌惮,可是在桃夭夭面前依然不能输了阵仗“是我杀的,那又如何?”

孩童从沈善文的尸体上移开了目光,仰头看着秦楚怀,平淡道“你该偿命。”

秦楚怀眉头皱起“你要为他报仇?”

孩童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是为我自己报仇。”

“你到底是谁?”

“秋长水。”孩童缓缓道。

“你就如此肯定能杀了我?”

自称秋长水的孩童语气依然平静“蝼蚁而已。”

“装神弄鬼。”秦楚怀恼怒的大呵一声,眉心飞剑瞬间显现。

飞剑带着凌厉剑气直刺秋长水的胸口,秋长水不躲不闪,飞剑毫无阻力穿过。

预料中鲜血四溅的景象并未出现,飞剑好似穿过了一道虚影,未泛起丝毫波澜。

“蝼蚁。”秋长水嘴唇轻启,两个字吐出宛如雷鸣在秦楚怀的耳边响起。

秦楚怀被震的喉间一甜,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出。

“你到底是谁?”秦楚怀惊慌叫到“我可是万剑宗的内门弟子,你敢杀我?”

秋长水并不理会他,而是右手空中虚托一手,沈善文的尸体漂浮而起。

迈开步伐秋长水便要带着沈善文的尸体离开,临走之时突然回头看了秦楚怀的飞剑一眼。

只是一眼,秦楚怀的飞剑之上瞬间布满蛛网一般的裂痕,随即化作漫天光华消散于天地之间。

随着飞剑碎裂为飞灰,秦楚怀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的精神瞬间萎靡起来,仿佛刹那间老了几十岁。

秋长水就这么虚托着沈善文的尸体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于天际。

流云城外的一座破庙内,沈善文的尸体被放置于供台前的蒲团之上,秋长水背负双手看着已经没有任何生命体征的沈善文。

随即一步踏出,朝着沈善文的尸体而去。

“啵”一声犹如水滴入海的轻响,秋长水蹬蹬蹬后退数步。

“为何?我的身体为何会如此抗拒我?”秋长水凝眉自语。

又是一步踏出,“啵”依然是一声水滴声后被弹了回来。

秋长水蹙眉不语。

许久过后秋长水稚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怒容,抬头怒视天空“是你搞的鬼吧?”

天空寂静自然没有人回应他,秋长水冷哼一声“神识永镇长安石塔,肉体打入轮回,好大的手笔。”

“当真以为我别无他法?”

秋长水冷笑,随即再次一步踏出,不过这次的目标并不是沈善文的身体,而是他那在地面映照出的影子。

预料中的水滴声没再出现,秋长水顺利的一步踏在了沈善文的影子上。

随即秋长水化作一道虚影,逐渐的和沈善文的影子重叠在一起,直至逐渐消失。

随着秋长水融入沈善文的影子,沈善文的肉体也传来一声轻响。

好似玻璃破碎的声音。

“咔擦”轻响自沈善文的身上传来,那被烧焦的身体露出一丝裂痕。

“咔擦咔擦”声音越来越密集,裂痕布满沈善文的全身。

最终,一块黑色被烧焦的皮肤掉了下来,接着便是第二块第三块,无数块。

沈善文宛如破茧而出,浑身焦肉一点点的脱落,一具泛着光芒的新生体从内蜕变出来。

新生体上肌肤泛着柔和白光,肌肉骨骼在皮肤下疯狂涌动,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

忽然,沈善文的身体瞬间膨胀变大,肌肉一块块宛如一座座小山隆起。

若不是肌肤上的柔和白光护着,肌肉怕早经撑破皮肤。

柔和白光剧烈流转,竟然压制着膨胀起来的肌肉一点点的缩了回去。

原本膨胀变大好几圈的身体,竟然被那白光一点点的再次压制回原状。

一股恐怖的能量疯狂在沈善文的体内挣扎,似乎想突破皮肤挣脱出来,可是终究敌不过白光的压制,恐怖能量被一点点的压制分散到沈善文的每一寸肌肉骨骼中。

最终一切归于平静。

“呼”沈善文宛如溺水之人终于被救,深吸一口气猛然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