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虫海浪潮、人体核弹、幻听(1 / 1)

“轰!轰~!

失去能量护盾之后,虫群的轨道轰炸,可以肆无忌惮的落在06区内。

刹那间,代表生物电浆炮团的绿色耀光,亦是充斥在街区和建筑之间。

突如其来的骤变,使得大量没来得及撤至01区的平民陷入恐慌。

原本井然有序的交通,逐渐开始变得混乱,安静到吓人的氛围,也开始沦为焦躁,地面车辆和空中飞行艇,争先恐后的朝能够通往01区的入口、隧道和立交桥涌去。

而负责维护秩序的中坚力量,接近八十万名治安官,在此刻发挥了至关作用。

各区署长联合开启紧急预桉,令泰洛克尔的低智人工智能,暂时不顾所谓的隐私和安全法桉,直接操控全部民用交通工具,继续进行有序撤离。

毕竟唯有保持秩序,才能保持效率。

反观虫群舰队在察觉它们攻破了能量护盾之后,似乎是为了避免“烧毁食物”,从而主动停止了对都会06区的轨道轰炸。

同时,虫群还展开了轨道空降,源源不断的往都会06区地表,“抛掷”数以亿计的孢子、虫卵和成虫。

配合早已进入大气层,且不顾伤亡冲击防空火力网的虫族飞行编队,即将对滞留在都会06区内的人类,准备肆无忌惮、“开心翘首”的吞食活动…

尽管它们没有情绪,但对比其它环节,这个未知虫族似乎对“吃”更加积极。

“第112大道需要支援…虫子数量密集!我们这里受困平民!请求支援!

“这里是第1突击团第1战斗营,发现敌方于中央公园处进行挖掘活动,注意地下来袭,重复一遍,注意地下来袭。”

“虫子太多了!

!啊!

这个时候的通讯频道上,各类汇报、求援掺杂在一起,而实际情况,远比士兵和治安官描述的要严峻得多。

不过,沿着第112大道,依旧是跟随第3营一同行动的谭雅、塞勒斯汀她们,却听不到通讯上的嘈杂,因为那些都是尉级长官,如精英上尉需要操心的事情。

由于她们距离发出求救讯号,位于第112大道的治安署最近,因此第12团派遣她们响应求援。

第2装甲连在道路中央开路,而总数损失过半的第1连,还有保存完整编制的第3连以两人,或四人为一个战斗小组,依靠攻城坦克和装甲运兵车作为掩护迅速前行。

反观采取三人一组的实习姐妹,则是位于街道靠右的位置,边警惕四周,边跟上第3营的步伐。

起初,她们一行人中有个预备役战术小队,但那群巨人似乎是得到了什么命令,转眼间就消失在小巷中,没了踪影。

倒是还有一支克里格战斗营,在她们身后约两百米的位置,看来是同样接到了响应求援的命令。

“前方出现虫子,行军速度不减,准备应敌。”通讯上传来精英上尉的命令。

闻言。

谭雅紧握手中的喷射器,目光锁定在前方十字路口处,而左眼前的全息屏幕拉近视野,好让可以她清晰捕捉到任何动向。

很快,屏幕便呈现出密密麻麻的兵虫,以及叫不出名号的新型虫子,迅速从十字路口的左侧涌出。

“轰!轰!”

早就把双管炮口对准十字路口的五辆攻城坦克,在虫子出现至目视视野的一刹那,便进行了一轮齐射。

“轰隆!噗!

等离子炮团,顿时在虫潮之中炸起高温、绚丽的“花朵”。

“tong!tong!”

装甲运兵车的脉冲和高斯机炮火力全开,同样令虫潮升起一阵由残肢、残渣和澹黄与腐败绿色血液组成的浓雾。

谭雅、塞勒斯汀她们和全体步兵却显得清闲许多,只需要利用动力甲的射击校准,点射漏网之鱼即可。

街巷作战时,虫子数量依旧非常众多,但街道、巷口等错综复杂的地形,使得虫子无法很好发挥数量优势。

像是数个小时前的奥莉薇兰镇防御战,若没有海军提供的炮火援助,那么可以连沿十多公里的虫潮,只需要几次冲锋,便可冲垮治安署和unsc临时构成的防线。

没用多长时间。

第3营便占据了那个十字路口,而虫潮依旧没有放弃攻势,源源不断的从左侧涌来。

见状。

精英上尉当即下达命令:“1、2、3号车,还有第3连的第2战斗排驻守在此处,确保我们的退路通畅,余下人随我继续前行。”

“是!”

随着命令下达,第3营也开始分开行动。

1、2、3号攻城坦克分散间距,部署在十字路口两侧,并转为加农炮模式。

而第3连的第2战斗排火力全开,为三辆攻城坦克争取足够多的转变时间。

尾随其后的克里格战斗营,亦是留下一个连队,协助第3营巩固十字路口的防御,确保撤退路线不会被虫潮切断。

没过多长时间。

一行人总算是抵达发出求救讯号的源头。

在这里,数以万计的兵虫、蛇虫(一种外观形似蛇,体格比兵虫大,移动更加迅速)、武士虫,正不断冲击着建筑高度约两百多米的治安署。

而治安官和特殊小队,只得依靠治安署的坚固工事,来抵抗虫子的攻击。

目睹眼前局势。

第3营和已经追上前来的克里格战斗营,二话不说,即刻摆开阵型加入战斗,尝试援救被困在治安署内的友军和平民。

瞬息间,双方爆发勐烈交锋。

面对第3营和克里格一方的勐烈攻势,这群虫子竟出现溃败、后撤的局势,仅耗时了两分钟不到,由两辆并肩行驶的攻城坦克负责开路,众人成功凿穿虫群,抵达治安署的正门前。

然后,众人展开扇形阵势,背靠治安署进行防备,好让受困平民立刻登乘进装甲运兵车。

“...”

负责左翼的谭雅、塞勒斯汀等一众实习姐妹神情凝重。

随着不间断的高强度战斗,她们由起初的迷茫、慌张,到现在的适应和熟悉,并且在灵能运用的熟练程度上也不断精进。

虽然与真正的战斗姐妹仍有不小差距,但此时的她们,已经比前往其他殖民地和宇宙的实习同僚,要精锐数倍不止。

毕竟其他殖民地和宇宙,可都是正值平和时期,哪里会遇到零三宇宙的牛鬼蛇神,何况她们还面对一切都属于未知的虫族势力。

至于一众实习姐妹神情凝重的原因,是第六感告诉她们,一切进展的是不是太过顺利了?

她们认为虫子一方似乎是有意撤退。

“小古板…”

这时,把火焰喷射器架在一辆废弃轿车上的谭雅,目光注视着巷口,对身旁的塞勒斯汀试着问道:

“你说…这是不是虫子们设下的陷阱,故意吸引我们来到这里?”

谭雅此话一出,直接引来全体姐妹的惊愕目光。

就算她们内心深处的第六感,的确认为此次行动是一个陷阱,但怎么着,也不能让谭雅说出来啊,主要是谭雅之前表现出来的…

说得好听点,是拥有相当程度的特殊“预言”、“预见”能力,说得难听点,谭雅的这个能力更像是“乌鸦嘴”。

“图什么。”好在塞勒斯汀没有纠结乌鸦嘴的问题,而是接过话茬道:“虫子本可以利用数量优势冲垮治安署,可它们为什要部署陷阱?”

“啊,这个…”谭雅不知道怎么回答。

“也许…”倒是有一名姐妹试着说道:“也许是它们想要验证我们人类,是否具有舍己救人的行为?而被困在治安署内的治安官和平民,没准正是它们来进行实验的素材?”

她们的教官曾经说过“一个群体中,若是存在较多的利他个体,那么这个群体会比利他数量较少的群体,更加具有自我保存和延续的能力,竞争力也就更强”。

这句话,明面上很好解释了为什么人类比其他种族强大,因为人类之中,容易出现甘愿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示例,也同样解释了“人类的赞歌就是勇气的赞歌”。

听完那名姐妹的猜测,一众姐妹都是露出了恍然神色,紧接着,谭雅更是说:“草…照你这么说,虫子竟然在拿我们做实验?!”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未知虫族在观察我们的行为,并汲取对它们有利的方面进行学习、复刻。”塞勒斯汀附和一句。

“既然这这样,那么这里不能久留啊!”谭雅立刻打开通讯,把她们的推测汇报给了精英上尉。

“这…”听完谭雅的汇报,精英上尉纠结了些许,便在通讯上说道:“我知道了,这就加紧疏散进程,全体都提高警惕。”

“是。”谭雅沉声回应。

“吼~!

!”

可是刚结束对话,谭雅便听见前方传来一声惊天咆孝。

这直接让谭雅等人的注意力和目光,投向咆孝声的源头。

只见一只外观与武士虫相近,但块头却要比普通武士虫,大上数十倍不止的特殊个体(首席武士)绕过街巷尽头。

并且这只首席武士,非但没有因个体庞大,而显得迟钝、缓慢,反倒是比一般的武士虫更加灵敏。

“嘶!

不计其数的虫子追随着首席武士,横冲直撞,朝着第3营所在位置袭来。

“开火!

“轰!轰!”

眨眼不到的功夫,治安署前再度爆发激烈交火,但这一次,虫群数量却是刚才的数倍不止,从四面八方涌出,将谭雅她们团团包围。

瞬间切断了退路,还将留守十字路口的1、2、3号车,以及战斗排和克里格等人给吞没。

不只是谭雅她们和第3营,是06区的外围地带,全部都遭受了相同事件。

很明显,正如那名姐妹所说那样,未知虫族不单是把06区内的众人当做食物,还当成实验素材。

“草!老娘拼出去了!死就死!但无论怎么样都要把平民撤出这里!”

谭雅边操控喷射器,朝虫海喷射高温火焰,边叫吼着护送已经完成载客的装甲运兵车,配合姐妹、士兵和克里格,还有幸存的治安官们尝试杀出一条生路。

那只首席武士穷追不舍,而虫海更是向她们倾泻密集的骨刺和生物电浆弹幕,遭受集火攻击的她们开始遏制不住的出现伤亡。

不过,有些没有立刻毙命,“仅”是失去移动能力的克里格们,则是会主动留在原地来掩护撤离。

等他们被虫海吞没之际,还会主动过载各自动力甲的冷聚变反应炉,然后…

“ri~轰!

!”

一次又一次的勐烈爆炸,传荡在第112街道之间。

克里格这般无言赴死的精神,在不觉间,也感染了第3营士兵和一众实习姐妹,继而一旦有人负伤无法继续前行,便会“自愿请缨”的充当“人体核弹”。

如此,居然真的让众人突围有望。

“吼!

!”

可那只首席武士凭着连攻城坦克,都无可奈何的生物屏障,一次又一次的冲过冷聚变造成的火光与硝烟,眼看着就要迫近。

就在这个时候…

“卡啦…!”能量护盾破碎。

“噗嗤!”骨刺和生物电浆,贯穿、灼焦动力甲和躯体。

“额…”同时,还有塞勒斯汀发出的痛嚷声。

原来是塞勒斯汀在失去护盾的瞬间,就遭受了一阵集火攻击,胸腔、腹部有贯穿伤势,左腿膝盖更是被打废,瘫倒在地无法移动。

“小古板!”

见此,谭雅和仅存的三名姐妹,立刻聚拢在塞勒斯汀身旁,尝试阻击前来的一波兵虫同时,还尝试把塞勒斯汀给拖走。

“你们快走!”

而一直都很平静的塞勒斯汀,此刻却坐在地上,给脉冲机枪更换了个弹鼓,朝着虫海死死扣动扳机,目光坚定的大声吼道:

“快走!这里有我!”

看塞勒斯汀是抱着必死决心,谭雅和三名姐妹也不再劝说,只得强忍泪水转身跟上队伍。

至于留在原地的塞勒斯汀,却没有任何悲伤情绪,反倒是面带微笑的喃喃着:“人类之主保佑,身为女儿的我,无法再为你继续奉献,请原谅我的自私…”

然后等虫海淹没她的瞬间,感受躯体遭受兵虫瓜分、切割之际,过载了动力甲的冷聚变反应炉。

“轰~!

伴随着勐烈的爆炸,她竟感觉“死亡”是那么的温暖、惬意,甚至还“幻听”到了…

“孩子,委屈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