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尸毒入侵(1 / 1)

通天第一舫 路亚先生 1080 字 2个月前

我曾听二师傅说过,很多遭遇“鬼剃头”的人,要么是夜路走得太多,要么是坟冢待得太久,额头上的阳火被阴气吹灭,头顶就成为阴鬼的侵袭之地。

而这个村子的所有人都被“鬼剃头”,说明这个地方必然藏着一只恶鬼,而且戾气很大,不然不会这般放肆。

听到我的问话,司徒景洪点点头,继续说了起来。

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后,就请求当地政府把所有村民全部搬离了永安村,而且也把环境监测组的专家全部调回,上面也派出了一支特别行动小组进驻里面。

由于他提前参与这起事件,比较熟悉当地情况,便被调入了特别行动小组。

没过多久,他们在村子的后山找到了一座古墓,不过墓穴已经被挖开,盗走了不少文物。同时,他们也在墓穴之中发现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头顶出现了这种脓疮,被送到了医院隔离起来,后来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那搬出去的村民们现在怎么样了?”

我赶紧追问。

他摇摇头,叹道:

“活着的都在医院隔离,死了的都烂成了腐肉……”

我们几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叹。

父亲这时接过司徒景洪的话,朗声说道:

“应该是一具千年腐尸,化作阴魂厉鬼,全面扩散尸毒,然后侵入人体孵化尸蛊。”

“我虽没有解药,但可以暂时控制住你体内的蛊毒,免除你一时的皮肉之苦。”

听到父亲这么说,司徒景洪赶紧俯身拜谢。

我知道司徒景洪可以暂时无忧后,立即想到那些和他同在医院,正痛不欲生的村民,可是几十条活生生的生命。

我赶紧问道:

“那些村民该怎么办?”

“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将千年腐尸彻底处理干净,这样就能切断它与尸蛊的联系,所有人都能恢复正常!”

父亲语气凝重,然后看向我们几个。

看来这次的任务真的十分艰巨。

我们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便一齐点头,看向了司徒景洪,问他什么时候动身。

他看了看父亲。

父亲则说:

“今晚启程!”

我和李宝山互相对望一眼,虽然都很无奈,但在这危急关头,也不好再说什么。

随后的时间里,父亲让其他人离开房间,只将我留下护法,然后开始对司徒景洪的头顶脓疮进行处理。

他双手运诀,湖山印的寒意陡然提升,只见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珠从玉石表面冒出。

我则按照他的要求,用一只茶杯将水珠全部收集起来。

父亲转身走到八仙桌前,从抽屉里拿出朱砂、符纸,直接食指蘸砂,轻松画出一道地阶上品的驱鬼符。

然后,他又焚燃符纸,将灰烬洒在司徒景洪的疮疤处,让我把茶杯中的水滴在那些溃烂的皮肉里。

只见那些细小的蛊虫沾到水滴后,纷纷拼命挣扎,奋力钻进腐肉之中,疼得司徒景洪浑身抽搐起来。

父亲站在他的身后,立即指掌翻飞,在其头顶几处穴位灌入几道真气。

片刻之后,那些蛊虫就一条接一条地排着队,从他疮疤里面重新爬了出来,顺着头顶,跌落在地,化成一滩黑水,奇臭无比。

我之前见过周天舒吐出过这种黑水,知道毒性很强,便没有去碰。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司徒景洪终于不再痛苦,他头顶的蛊虫也基本清理干净。

父亲这才直接抛出一张火符,将那些黑水焚烧殆尽。

调息片刻之后,我们出了二楼客舱,这时已经是凌晨一点。

司徒景洪明显感觉精神许多,他与父亲辞行之际,还让两个保镖抬了一口木箱上来,说是司徒家的一点心意,请父亲务必收下。

父亲看也没看,直接让他们放到一楼船舱里面,然后送我们登上了码头。

跟着司徒景洪的车子,我们再次回到了机场,继续着一段未知的旅程。

离飞机起飞还有半个多小时,李宝山这次老实许多,没有再去撩那些空姐,而是抱着手机打着游戏。

我找他说话,他让我别烦,于是只好跟杜叔叔聊天了。

“您知道《洛神赋图》的问题解决了吗?”

我知道他跟父亲联系紧密,很多事情父亲不跟我说,但会跟杜叔叔讲。

他点点头,看着我,说道:

“那种小事费不了大掌柜多少心思,只是收藏起来比较麻烦,还要专门定制一些防潮的柜子……”

“收藏起来?”

“对了,我们上次收了那么多奇珍异宝,都收藏到哪里去了?”

其实在车上的时候,我就很想问他这个问题,因为看到司徒家送来的东西,必定也是极其贵重,可父亲就这么仍在船舱。

只是当时发现大家都很疲倦,杜叔叔也还在开车,也就忍住了。

“这个问题我该怎么跟你回答呢?”

杜叔叔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看了看我,继续说道:

“我虽然知道,但无可奉告。”

“到了一定的时候,大掌柜会告诉你的!”

我看他一副真不想说的样子,便只好就此打住,然后坐到白姨的身边,靠在她的肩膀,闻着幽幽清香,打起了瞌睡……

飞机落地已经是早上六点,我们坐上一台大商务车,直接往永安村方向驶去。

看着车窗外的路人行色匆匆,尽管那些男人们西装革履,女人们花枝招展,但是大家为了赶时间,居然毫不顾及自身形象,全都奋力迈着长腿疯狂奔跑,不禁感叹大都市的人们为了生活太过拼命。

我们快速穿过城区,开上了一条高速,两个小时之后,终于到了目的地永安村。

车子还没到村口就停了下来,接待我们的是当地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将我们安排在了附近的一间招待所,条件十分简陋。

刚刚进去登记的时候,我就再次见到了兰晓月。

她和几名警察正急匆匆地从外面进来,见到我后一脸惊讶。

“你就是云梦都二掌柜余昊天?”

她身后是一个中年男子径直走到我面前,笑着问道。

我看他左脸上留着两道殷红的伤疤,从左边太阳穴位置斜扫而下,一粗一细,应该是被什么动物的爪子划破,才导致这般破相。

他不笑还好,一笑起来的样子真是有点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