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地阶灵符(1 / 1)

我听白姨这么说,马上明白过来。

这棵阴沉木此前应该长在坟头,随着逐渐长大,根部扎入了墓穴,沾染上了阴魂,后来经过几千年的地底埋藏,阴魂便寄居体内,化作了一只冥鬼。

我立即问侯希贵,卖给他阴沉木的那个贩子,如今有没有什么异常。

他摇摇头,说那人得了钱,就跑到外地逍遥快活去了,早两天还跟他联系过,说是正在海边度假。

这就奇怪了,怎么会只有侯家被那冥鬼缠上呢?

我环顾一下院子的构造,只见四面围墙高筑,院顶使用玻璃密封,整个院子就如同一间密不透风的囚室,而且所有物件看似摆放整齐,实则凌乱不堪,毫无风水讲究……

院内安木,四方合围,阻断生门,便为“困”字。

看来是这阴沉木被摆放在这间院子,困住了里面的阴魂,让其无法出去作乱,只好迫害侯家家人。

想到这里,便把自己的见解跟他们说了出来。

白姨听后冲我笑了笑,露出赞许之色,然后对侯希贵说道:

“我们稍作准备,白天阳气重,那孽畜是不会出来了,等到天黑我们再行动。”

他也只好不迭点头,赶紧带着我们回到了会客厅。

此时,侯希贵老婆和他儿子、儿媳都已经全部清醒过来,应该是郑心怡和曾芸芸把他们三个此前的情况讲了些,见到我们后,三人纷纷起身,要向我们跪拜。

我和李宝山赶紧把他们拦了下来。

侯希贵老婆情绪十分激动,加之身体还很虚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着喊着,请我们为她的小孙子报仇。

她的儿子、儿媳也情不自禁地嚎啕大哭起来。

看着这一幕,我们几个都心生同情,却又不好怎么安慰,毕竟那么幼小的生命,说没就没了。

为了他们一家人的安全考虑,我便让侯希贵带着老婆和儿子、儿媳立即搬出这间宅子,并且让李宝山拿出四张黄阶上品的辟邪符,让他们折成三角形系在身上,顺便也给郑心怡留一张,这才一起出了院门。

我们进城临时找了一间宾馆住下后,白姨便把我们都召集起来,在我房间商议对策。

她说,今晚要面对的这只阴物存世已经几千年,戾气肯定很重,而且它附着在阴沉木内,如同躲在洞穴里的野兽,很难将它驱散,除非使用三昧真火将那大块木头毁坏,但我们几人都没那实力。

我怔怔地看着她,确实是有些棘手。

虽然知道白姨的真仙实力很强大,但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可以够动用她那真仙法力。

因为曾听师傅说过,作为灵兽修成的真仙,对于神道一途来说,却是属于伪仙,乃逆天修行,如果他们随意使用真仙级别法力,必会惊动神明,将要遭到天谴。

突然我记起白姨在车上曾说过,只要有玄阶上品的镇魂符,就可以轻松制服这些阴物,便问白姨:

“那如果我能画出玄阶上品的镇魂符,是不是还能对付得了那只阴物?”

大家听到我的话,都是目瞪口呆地看过来。

白姨笑着点头,然后说道:

“这也是最后的法子了,你可以试一试!”

顿时,屋内鸦雀无声。

我便走到房内的一张书桌旁,朝李宝山示意了一下。

这家伙呆了半天,才缓缓从背包里取出丹青、墨笔和一些符纸,然后一件一件递给我。

其实我的心里没有一点底,虽然自己昨晚突破天师境,但是此前对于画符这块真不擅长。

一方面是对画符实在没有太多兴趣,跟着四师傅在他的书房里学习,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书,然后就是鉴画,画符的次数少之又少。

另一方面是多少受了二师父喜欢捉鬼的影响,总是满身鸡鸭狗血加符箓,脏兮兮的模样,实在登不上高雅之堂。

试试便试试吧,不然侯家人就真要芭比q了。

郑心怡在一旁为我把符纸整齐铺开后,我提笔蘸墨,屏息凝神,眼观鼻,鼻观心,心中默记镇魂符的每道笔画,然后缓缓落笔……

“玄阶中品!”

众人一阵惊呼,杜叔叔和曾芸芸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李宝山更是一把拿起符纸,看了又看,嘴巴张得老大,口水都要淌了下来。

郑心怡不懂,见大家如此表情,也是一脸崇拜地冲我笑了起来。

白姨也是走到我的身边,朝我肩膀轻轻地拍了拍,然后鼓励地说道:

“很不错,只差一点点,要不再试试?”

见大家都很开心,我也充满了信心,接着继续铺开一张符纸,然后心中反复默记镇魂符笔画,同时调动体内那股强大气息,让其流转至手臂、指尖,直至笔头……

笔落……符成。

“地阶……下品!”

屋内所有人一片欢腾!

白姨也是一脸震惊。

我没有就此打住,接下来一口气,连续画了十几张镇魂符,大部分是地阶下品,也许是消耗太多神识的缘故,后来几张则是玄阶上品。

见我满头大汗,郑心怡赶紧给我递来一条毛巾,让我坐下来休息。

李宝山则是追着我,又是揉肩,又是捶腿,问我收不收徒弟。

我见他没个正形,便冲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想好好休息,反正已经画了那么多镇魂符,对付今晚的那只阴物应该绰绰有余。

大家都离开后,我躺倒在床上,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五点多钟。

随便收拾一下后,我这才发现其他人早就在宾馆大厅等着我。

我让郑心怡留在了宾馆,照看侯希贵老婆和她的儿子、儿媳,然后随便吃了点东西,带着其他人再次前往侯家大院。

此时的乡村,炊烟袅袅,鸡鸣狗吠,一些田间劳作的人们正在收工,他们悠闲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可当他们见到我们的车辆,无不纷纷回头,赶快避让。

想必他们应该都知道了侯家发生的事情,生怕一不小心,把厄运带到自己身上吧。

见到这一幕,侯希贵坐在车上也是无比惭愧,把头撇向一旁,不敢让村民看见。

半个小时后,我们来到院子里,天色也渐渐暗淡了下来。

我把镇魂符分给在场的每一个人,准备好今晚的一场恶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