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关于我大哥管着一座城,而我却在…(1 / 1)

现在的白羽村和之前有些不同。

自从那天晚上大汗淋漓的王胥和他们说了怎么祈祷之后,那间简陋的神社开始热闹起来了。

时不时就有村民钻进去,进行着流程。

说来也是奇怪,那些去祈祷的村民似乎身体也是好了起来,以前有的腰疼腿酸之类的小毛病也不见了。

而通过村民的口口相传,基本上白玉村村内都知晓了这件事。

现在,神社俨然成为了白羽村最为活跃的地方。

不过,作为缔造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王胥并不在村中,反而是离开了村庄,前往最近的城市:昌秋城。

毕竟,距离那群玩家的到来只有几年的时间了,可是王胥手中的筹码还是不够。以他现在的资本,顶多只能成为一个棋子,而没有成为棋手的资格。

再者,第一个版本是人族与妖兽之间的摩擦,基本上就是人妖俩族交界处大规模的兽潮作为标志。而青州便是发生地之一。

铺天盖地的妖兽如潮水般接连不断,虽然都是一些炼气期到筑基期的妖兽,可是那场战役中不乏元婴期修士陨落。

保住村落很难,即使名义上有个月魄在统领着。

它们可不会管这些,只会狂热地摧毁这一切。

破局的方法只有一个:变强,变得很强!

……

王胥坐在一处草地上。

一条鱼正被放置在木棍之上炙烤着,底下的柴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一阵焦香从烤鱼上传来。

王胥拿起烤鱼吃了起来。

这已经是他离开村庄的第三天了,一路上很平静。

基本上遇到些普通无比的动物,至于妖兽,别说是上次那种筑基期的了,连一只炼气的都看不到。就知道上次遇到那只火岩熊是多离谱的事了。

不过,王胥记得,现在青州的城市可能要比这种野外要丰富得多:基本上一个城市都有个金丹境的妖怪坐镇,手底下应该还有两百来号小妖。

原因是天狼妖圣手下的某个大妖喜欢吃人肉,还专门挑那种有修为的、天赋高的。

据说,这样的人肉更嫩一些。

这就是拳头不够大的后果。

王胥又咬了口鱼肉,回想着昌秋城内的各个任务。

最为主要的任务,就是解救昌秋城。

c级任务,然后奖励7000点经验值和一点知名度。

任务的要求很简单,让昌秋城实际处于人类控制下半个月就行。

就是完成很难。

你就算杀了那些城里的那些妖,又会有新的妖怪来城里。

不过,这种任务对于任何玩家来说都很香。因为它有奖励知名度!

只要有知名度,那以后去人类势力处基本上都能得到一定的优待还有善意。

有了知名度,那他身上那层“曾经有妖气”的debuff就可以基本消除了。

正想着,王胥忽然感觉自己被注视着。

有杀气!

数根弩箭“唰”的一声,朝着王胥射来!

王胥用力踏起,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曲线,几乎是与弩箭擦过。

数支弩箭斜射入泥土中,尾部还在颤抖!

一个脸上有道刀疤的大汉喊道:“小的们,这又来了个肥羊。等下劫了他的财,把他送给妖爷爷好好尝尝!”

一个有些脸色有些虚白,眼窝凹陷的说道:“三当家的,他这么好的身手,想必滋味应该不差。等下我想先尝尝。”说完,还伸出他那舌头舔了舔。

旁边也有喽啰应和道:“嘿嘿,还是五当家会玩。”

他们四散开来,隐约将王胥包围起来。

王胥倒是无所谓,毕竟刚才他就用望气看过了:

【姓名:余强

种族:人族(存在妖力)

修为:无(妖力炼气七层)】

【姓名:布冯

种族:人族(存在妖力)

修为:无(妖力炼气五层)】

至于那些名字都不值得出现的小喽啰们,也是毫无修为,只是拥有炼气一至三层的妖力罢了。

看来又是一群被妖指使的可怜虫。

不过,之前射过来的弩箭倒是很有意思。

箭头处泛着银色的光泽,但亮得耀眼;箭身通体红中带点棕色,应该刷漆时木材自身的纹路造成的,应该是冀树;尾部的羽毛并不是纯白的,而是带着点黑色纹理,应该是稚尾鸡的羽毛。

这几种材料都不算太罕见,但是都用在一起基本上就是官府的标配了。

他们和官府是什么关系?现在的官府是正是邪?

王胥脸上带着点慌乱,说道:“你们是谁?光天化日之下打劫不怕官府把你们给一锅端了吗?”

那刀疤男,也就是余强,哈哈大笑起来,好像王胥刚刚不是发问,而是在讲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一般。

他笑了好一阵,说道:“哈哈哈,你是从哪个深山老林跑出来的?现在昌秋城可是我大哥余懿的天下!别说官府了,就是唐家也得乖乖听话!”

布冯阴恻恻地说道:“没事,到时候我可以好好教你!”说完,又还伸出了一个兰花指。

王胥感觉一阵恶寒。

不过,他还是有个疑问:“你大哥掌控昌秋城,那你岂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那是!”余强笑容很是灿烂。

“那你怎么来这鸟不来屎的地方啊?”

此话一出,余强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转而脸上一颤一颤的,恶狠狠地说道:“md,把这个尖嘴猴腮的b给老子剁了!”

不是,你怎么急了呀?!

包围圈再次缩小,几个小喽啰挥着刀就冲了上来。那刀,是官刀。

白晃晃的朝着王胥砍来!

王胥脸上反而没有了慌张,反而是一脸平静,似乎是打算束手就擒了。

不过,那些小喽啰可不会管你那么多,纷纷砍下!

吭哧!

他们的刀都卡在了半空!

“我的,我的刀怎么卡住了啊?”

“我的也是。”

“快用力!用力!”

“你们几个干嘛呢?快给老子砍他呀!”

可任他们使出浑身的劲,手臂肌肉胀起,脸上涨红,可刀子就跟卡在石头缝里一般,动弹不得。

王胥轻轻说道:“该我了吧。”

一个清脆的响指!

砰!

刀身禁不住爆炸,纷纷断裂,朝着四周飞散!无数飞散的刀片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刺眼的光辉!亮堂但致命!

唰唰唰!

几个喽啰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身上就多出了好几个血洞!

余强、布冯看到这一幕,寒毛直竖!哪里还不知道遇到了狠人,连滚带爬就想要逃跑。

可是,转眼间。身后的王胥就不见了踪影。

前方传来了一个温和的声音,在他们听来却如同死神的脚步一般致命!

“你们想去哪呀?”

前方,正是王胥。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