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惊喜(1 / 1)

王胥一行人回到了村里。

他们打猎打了只熊的消息再次震惊了村里人!

俗话说,一熊二虎三野猪的,一只熊能力战两只老虎而不败。

他们四个没刀没叉的,居然能把那么一头三米高的熊打成这个样子!

这要打在人身上那还不得一个大窟窿!

顿时,村民们起了畏惧之心。

王胥他们很顺利地把这些东西抬到他们那间小破房一旁的空地上。

村民也来了不少,乌压压的一片。

王婶和他们比较熟,开口说道:“胥娃子,你们这是要干啥?”

王胥也不藏着,说道:“王婶啊,这次我们多亏了那位大人的帮忙,让我们获得一点仙缘。这不,我们就打了只熊报答一下那位大人!”

旁边有位大汉说道:“是那只妖怪吗?”

“不会吧,那只妖怪一看就不是啥好东西!”

“对呀对呀,身子那么黑,尾巴还那么白,能是好玩意吗?!”

王胥藏在背后的手微微动了动。

心领神会的赵四大声嚷嚷道“谁说的?!月神大人是被妖怪陷害,中计了才会变成这个模样!”

李狗蛋也接着说道:“是啊,月神要是坏人的话,它怎么会教我们这些呢?”

嗯,自从上次谈完话之后,王胥觉得兽神还带个兽字,容易联想到妖兽。干脆直接叫月神好了。

说完,李狗蛋手指朝一处空地指去。

砰!

莫名的爆炸声将村民的话语都掩盖下来。

村民们顿时安静下来,看向那处空地,发现空地上居然多了个大坑!

一个锅盖大小的坑!

村民如同喉咙被卡住了般,大气都不敢出。

王胥看气氛差不多了,温和地说道:“狗蛋,月神大人怎么跟你说的,对待大家要平和,不能因为得到了点力量而沾沾自喜。”

李狗蛋也回道:“大哥说得对,毕竟月神大人可是爱护村民得紧!就连建神庙都不肯让他们来。这样的话,尊贵的月神得多久才能不淋雨受难啊。”

村民也不乏人精,瞬间就明白了潜台词,说道:“月神是好人啊,帮助我家今年生了个大胖小子,我可不能忘本啊!还有啊,狗蛋,不是叔说你,这种大事怎么能不叫叔呢,叔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吗?!!”

“对呀对呀,都是村子里的,肯定得搭把手,帮帮忙!”

“我今天刚好闲着,肯定得帮一下忙啊,怎么能光看着呢?!”

上次那救治李狗蛋以及李狗蛋浮空的一幕早已经在村民的心中扎下根来,而在今天他们四个打了只熊回来、狗蛋一指碎地后,那股羡慕乃至于渴望终于发芽了!

看到村民们这么热情,王胥也是摆摆手。说道:“大家的心意我们都看到了,那我在这儿也先谢过大家了!大家放心,今天的事我也会和月神好好说说,让月神看看大家的心意。”

“哈哈哈,哪里的话。这都是我们该做的。”

“胥哥客气了呀,我们可是一家人啊。”

王胥微笑着,却莫名透着些苦涩。

……

很快,在村民们的热心帮助下,一座神社拔地而起。

四根较为粗壮的树木为栋梁,还有些村民贡献了些细木材,再加上一些瓦片就大致构成了这个颇为简陋的神社。

地面很原始,就是黄土地。只不过在大家建设的途中走走停停,被踩得有些平实。

其中,有块区域很是神秘:密密麻麻的木棍围着,上面还盖了层泥巴。

据说,这是王胥为了月神专门准备的惊喜。

确实,王胥为此忙活了一下午了,毕竟这可是他为月魄准备的惊喜。

神社很简陋,王胥也没觉得有啥不好。毕竟现在刚刚起步,有个壳子就好,关键还是得看心意。

王胥也没有白p村民的习惯,把这只火岩熊拔去表皮,取下它的功效最好的熊胆部分,清理好内脏,拿起一口祖传老锅炖煮了起来。

整整炖煮了五个小时,这只熊肉总算是熟了。

透着大锅都能闻到一股醇厚的肉味,对于村民而言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毕竟这可是来自筑基境妖兽的肉,其体内就蕴含了大量的灵气。而且,这种灵气还不是空气中游离的那种,而是经过妖兽吸收后储存在体内的。

对于凡人走上修仙之路有着莫大好处!

而村民虽然不懂其中的门道,可是身体的反应很是诚实。不少人都偷偷咽着口水,等着这肉上桌。

不过,此时一道黑中带白的身影缓缓走了过来,正是月魄!

不少人还有些恐惧,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碗筷。

有些人倒是克服了心中恐惧,勉强挤出一个有些僵硬的微笑。

月魄一步一步走到了王胥的身旁。他们并排着,王胥的肩膀刚刚和月魄的头平行。

这个角度很危险,最为重要的脖子就在狼嘴边上。

可是,他们站在一起时,却没有尔虞我诈、生死时分的对抗感,而是平和无比,就像朋友一般。

似乎,王胥此时的手不应该放在自己的腿上,而是搭在月魄的头上。

王胥笑了笑,说道:“没事,大家继续池吃。月神大人就是来看看大家。”

说完,随口应了几句恭维的话,领着月神来到了一处地方,这正是他下午准备的惊喜。

赵四在一旁,面有难色劝道:“胥哥,要不改天吧,这黑灯瞎火的,不好看清楚啊。”

李狗蛋也是说道:“大哥,要不明天吧。大晚上的还是先吃肉要紧啊。”

丁才没有说话,下午的时候王胥就让他晚上别说话了,原因是破坏氛围。

不过,他的头也是摇得和拨浪鼓一般。

月魄看这阵仗,虽然没有学过太多的人类社会内容,但它也感觉好像有些问题。

它好奇地看向王胥。

王胥眼中满是坚定,说道:“怎么能拖呢?这可是我的一番心意啊!”

说着,一把扯开了外面的伪装!

借着微微的月光,大致能看清楚里面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东西很是复杂,似乎是好几种物体的组合体。单从像什么的角度来说,很像趴着只前大后小的水桶下方,安上了四块尖锐的石头。

而水桶的开口处被一块圆润的石头堵住了,而水桶的底部也像沾几根棍子一样。

月魄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说道:“不错,我很喜欢。”

王胥眼睛放光,说道:“你太有眼光了,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你的雕像。我问他们,一个个都看不出来,实在太差劲了!”

月魄缓缓伸出了锐利的爪子。

接着,就传来了一声声喊叫:

“不是,那挺像你的呀!”

“wc别抓脸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