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仙子绰约立(1 / 1)

诡异仙途 八松 1045 字 2个月前

“我的病没什么大碍,仅仅只是见不得光而已,这树荫正好能够遮挡。”李湘云说。

宁天听说过这种病症,是李爷和他说过的,叫做白化病,在西边的一些村落里很多。

强烈的光芒就能够灼伤皮肤,而且基本上没有办法能够医治。

“你还知道外道神明?”玄阳一笑,倒也有些意外。

“听父亲说过一些,原本只以为是虚假的东西。”李湘云说。

“这可并不虚假……”玄阳的眼神变得奇怪了起来,“而且最好不要谈论。”

“祂们能看得到我们。”

李湘云看着玄阳,不知道这话到底是在唬人还是真话。

但宁天却对此深有感触,在直视那大日的时候,他仿佛也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

一股冷汗从他的背脊处生出,宁天将最后的肉汤喝完,不想再继续加入这其中的讨论。

他已经知道了很多,大日黑天极有可能是外道神明,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有了线索。

其次,六神道的六位外道神明和大日黑天没有丝毫的关系。

那么江底的那具尸体,也有可能是外道神明?

神明是真的存在的!

“玄阳道长,我的病……和这些东西有关系吗?”李湘云开口道。

“没有关系。”玄阳说。

李湘云仿佛松了口气般,在侍女的搀扶下回到了车厢里,她只是想搞清楚这一点而已。

玄阳所说的传说很让她感兴趣,因为这些大多数传说里都藏着外道神明的线索。

车队再次出行,宁天盘坐了起来,开始接着运转周天。

剩下的十几日的时间里,他们没再遇到任何的阻拦,一路十分的顺利。

在二月中旬,总算是走到了南唐都城之中,而宁天的境界,也踏入了炼精化气后期。

不得不说的是,南唐都城的确是宁天见过最繁华的城市。

作为江南地区最大的城池,这里的繁华有目共睹,经济方面也是南唐征税的中心。

南唐城一年的税收,能够帮南唐国主拉起一支万人的精良军队。

盔甲和武器都甚至都能到上品。

但南唐还是列国中实力最弱的几个,因为南唐并不尚武,而是以风花雪月,美女佳人著称。

天下文人骚客最爱的便是江南的风土人情,更爱这天生自带古味儿的亭台楼阁和那琴音仙律。

最爱的自然还是美女佳人。

宁天此时还不懂什么叫绰约仙子迎风立,在他的脑袋里现在只有两个女人惊为天人。

一个是王屠夫的女儿,一个是南唐公主。

但年少时的理想总会随着风消散,年后偶尔在箜篌的回声中想起,却也只能轻轻一笑,面带苦涩。

那个扎马尾的女孩已经死了。

青石铺成的大道上,宁天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王族的风范。

当那辆印着金菊的大车在街上走过的时候,所有人都躬身行礼,以最高的礼仪来面对这位南唐的公主。

宁天虽然知道王族的威严,但也没想到如此夸张。

大车一路进了王宫,期间没得到任何的阻拦,披甲持刀的侍卫站在宫门前,凝望着走过的行人,一双眼如同神鹰般犀利。

但不知为何,当他们将目光投向了那车沿边上的瞎子道士时,总觉得有些难受。

大车一直到了一处富贵的宅邸,最前方的苏志远停了下来。

“两位,这里是宫中为你们暂时安排的宅邸,往日玄通道长也住在此地。”苏志远说,“今日国主没有时间招待两位,请等候昭旨。”

“没事。”玄阳挥了挥手。

他一把将宁天从大车上揽了下来,然后自己也翻身下马,一老一小就这么走进了宅邸之中。

紧接着,宁天听到大车再次前行的声音,而他的目光却放在了面前的宅邸中。

整个宅邸的布置就好像是丹剑阁的道院,但四处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那是老木的沉香,光是建筑这老宅的木料就不普通,足以可见王室显贵。

“在这里还得待一月的时间,你先熟悉熟悉,免得摔了碰了。”玄阳说。

对自己这位弟子他可算是尽心尽力,玄阳第一次收徒,但大概也是最后一次收徒。

要知道就连他自己,对这烈阳真气都还没研究透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丹剑阁珍藏的烈阳真气有什么问题,他总觉得缺少了什么东西。

“是,师父。”宁天答应了下来。

他拿下了背后的竹竿,开始在院子里敲来敲去,玄阳就坐在一棵老树下,从口袋里摸出了二两茶泡上了。

望着那如同学步般的宁天,他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了笑容。

很多年前,仿佛也是如此。

“师父,你笑什么?”宁天问。

“你怎么知道我笑了?”玄阳说。

“我都听到了。”宁天说。

玄阳一愣,这才发觉自己沉浸往事中许久,不自觉笑出了声。

“有些事总归瞒不住。”玄阳说,“你师父我没修道之前有个儿子,刚刚觉得你和他很像。”

“但被仇家杀了,我当初修道就是为了复仇。”

“所以挑的是丹剑阁里最强的功法!”

宁天沉默了下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听玄阳说起这些事。

“虽说师父不是多事之人,但对你的事很少了解。”玄阳说,“你父母的情况如何?”

“听李爷说,在寒鸦渡打鱼的时候,一个大浪打来,船跟人一起葬身海底了。”宁天说。

玄阳吐出了一口气,总算知道了宁天对这些悲切之事并不算抵触。

“那你这眼……”玄阳接着问。

“和贼人有关,不过已经处理了。”宁天说。

玄阳一愣,随即倒也笑了起来,他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

那有仇之人,大概已经被自己这徒儿解决了。

“倒也有我年轻时几分风范。”玄阳说道,“你放心,师父我绝对会想办法让你这双眼重新长回来。”

他对此事还是有相当的自信,境界不好提升,但找颗神丹还不好找么?

“谢谢师父。”宁天说。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他明白自己这双眼,是长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