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六百二十八 世界革命果然是应该推进的(1 / 1)

启明1158 御炎 1196 字 2个月前

行动在蒲甘国的天网军秘密基地已经随着第一批商旅的正式进入而建立起来了。

而为了建立商业代办处和复兴会秘密组织,苏咏霖以国家使节团的名义派人进入,使节团由正式的外交官员、复兴会政工干部还有熟悉当地情况的扮成商旅的天网军密探组成,大家一起行动。

这是大明首次派官方人员前来蒲甘国。

蒲甘国王那罗波帝悉都继承他的祖父和父亲的基业,接手的是一个统一程度较高的封建王朝,这个国家的主要宗教是佛教,国内遍布佛寺,僧侣的地位很高,寺院财产非常丰富。

对于大明这样一个彻底的世俗国家,和这类国家打交道其实是不太容易的,因为除了商业关系,也不太好找到切入点。

不过对于接近四川云南地区的国家来说,大明享有一个意外的悠久历史的传承切入点——诸葛亮。

根据在蒲甘做生意的天网军密探交代,蒲甘北部地区有诸葛武侯庙,当地人对诸葛亮保持着祭祀,对诸葛亮颇为崇敬,对于大明来说,这或许是一个和当地人打好关系的奇妙切入点。

当时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苏咏霖就在执行委员会内部会议上深深的感慨。

诸葛亮已经去世快一千年了,但是他在千年前留下的丰厚遗产居然到现在还能发挥出用途,一个人能够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如此坚定的不容易被抹掉的足迹,到底是多么了不起呢?

苏咏霖不是一个喜欢个人崇拜的人,但是总觉得面对诸葛亮,他这个占尽历史优势的穿越者是需要去顶礼膜拜的。

不过国与国之间的往来素来和民间往来不同,民间往来可以寻找共同的历史记忆,国与国之间的往来却不然。

那罗波帝悉都对于大明使节团的到来貌似欢迎,用最隆重的礼节亲自接待,但是他眼中的戒备和疏离是无法掩饰的。

使节团长、田珪子器重的部下、复兴会总理办公室秘书长宋祥希知道这位国王对自己的到来产生戒备的原因。

无非是第八兵团徐通所部在大理行省和蒲甘王国边境处的一系列军事行动——徐通正在率军围剿大理国内权贵、地主阶级的余孽,他们从大理中部和东部窜逃到了蒲甘国边境地区。

对于那罗波帝悉都的警惕,宋祥希给予了相当明确的回应,称这就是大明剿灭逆贼的军事行动,将局限于大明国境内,不会牵扯到蒲甘国。

那波罗帝悉都对此不置可否,但是这的确是他对明国怀有疑虑的主要原因,如果仅仅只是使节团来访,他不至于如此警惕。

大明的富庶和商品的珍贵他当然知道,虽然他不了解大明,但是他了解大明的茶叶、丝绸、瓷器、陶器,这些在国际市场上属于硬通货的超强拳头产品,他作为一个王者不可能不了解。

他也非常想要数量更大、价格更便宜的这些商品,如果能够通过和大明产生官方联系而获得这样的好处,那么他觉得其他的只要不涉及到国家主权,都可以商量。

比如那些对大明有所了解的商人所说的什么藩属国之类的。

但是大明貌似并没有如此的想法,真的就只是来谈生意的,希望在这里设置一个官方性质的代办处,设下使节常驻,如果蒲甘国方面有什么商品方面的需要,只需要和代办处下单,代办处会帮他们全部处理。

他们只需在国内等着收货就可以了。

大明准备加强海上商运的力度,送货上门,不再需要他们出动大量人力物力去购买了。

而且在价格方面,也会比原先的价格有所优惠,全看那波罗帝悉都对于代办处的支持以及对于明国商人到蒲甘国来做生意的保护程度。

那波罗帝悉都明白了,明国这是上门推销来了。

这倒没什么奇怪的,不过那波罗帝悉都觉得这些商品明明就非常抢手,根本不需要推销也能卖出去,无数海商抢破了头也想要得到和大明做生意的机会,大明怎么就想到要送货上门了呢?

对此,宋祥希的解释很简单。

大明革新了技术,商品产量得到了提升,如果只是按照原有的方式等人上门来买,会造成产品的堆积,所以需要主动出击,以更高的频率和数量对外销售大明的产品。

谁不想多赚钱呢?

相对应的,大明也会相对下调产品的价格,而且大批量购买也可以得到优惠,大家双赢。

那波罗帝悉都点了点头,思考了一番,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

但是他还是很好奇,不知道大明为什么不和他商量藩属国的事情,据他所知,大明国应该是习惯于让域外小国成为他们的藩属国并且进贡之类的,怎么宋祥希不说呢?

对于这个问题,宋祥希笑了笑,表示大明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

大明现在并不追求藩属国之类的存在,大明更加希望和世界上的诸多国家实现友好往来,大明对于名分这一类的东西已经不再追求了。

对此,那波罗帝悉都感到意外,但是对方既然这样说了,他也没必要上杆子求着人家做藩属国,现在只要明军大部队从边境撤退,那么他就愿意和明国进行一系列友好往来。

宋祥希表示非常高兴,并且以大明国的名义向那波罗帝悉都赠送国礼。

接下来的日子里,宋祥希和那波罗帝悉都进行了比较深入的交流,也在那波罗帝悉都的安排下游历了都城周边地区的山山水水,还有一系列壮丽的佛寺建筑。

那波罗帝悉都自豪于他的这些奇观建筑,认为这些奇观建筑代表了他的国家的强大与兴盛,并且向众佛表达了信仰的虔诚,一定可以由此得到众佛的庇佑。

宋祥希对于佛道之类的没有任何兴趣,他礼节性的称赞这些庙宇建筑的壮美与奢华,对镀金和纯金打造的奢华佛像也是极力称赞,看上去非常喜欢这一切,实际上则颇为不屑。

他的眼光放在了尚未彻底完成的寺庙建筑群落工地上的那些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苦工身上。

他们没有足以遮蔽身体的衣服,也很明显没有得到足以饱腹的食物,更不可能得到足够他们生活的工钱,却要为此承担如此庞大而辛苦的重体力劳动。

男人,女人,老人,孩童,看着那些最多只有四五岁却一样被驱使着和大人们一起驮运建材的孩童,他只觉得内心一阵一阵的不舒服。

这让他不由得不想到过去的岁月里被中国的封建统治者们驱使着付出辛苦劳动的贫苦民众们,包括曾经给地主家做苦工的年幼的自己。

现在,苏咏霖建立了大明民主共和国,结束了中国民众的苦难,而眼前的这一切告诉他,这个世界上的苦难还远远没有消失。

世界革命果然是应该推进的。

如此深重的苦难压在身上,这片崇佛的土地上又如何没有革命的土壤和火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