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六百零三 你们觉得自己是不可替代的吗(1 / 1)

启明1158 御炎 1229 字 5天前

苏咏霖这话说出来,众人笑得更大声了。

苏海生则捂住了脸,身子一抽一抽的,顿感哭笑不得。

估计如果能回到过去,他一定会掐死当时的自己。

一阵大笑之后,宴会厅的氛围变得轻松愉快起来,但苏咏霖还是揪着苏海生不放。

“海生啊,现在的你如果遇到当时的你,是不是想把当时的你给痛揍一顿?”

苏海生捂着脸连连点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大家狂笑。

“当时你那是大字不识一箩筐,连写自己的名字都马马虎虎,用笔的姿势他娘的和握匕首的姿势一样,练个字愣是给练出了持刀杀人的气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刺杀老师!”

大家继续狂笑。

“可现在不一样咯,横扫千军的大将军,纵横捭阖,西域无敌,揍的那么多国家那是俯首帖耳,一声不敢吭,全都老老实实的听命令,好家伙,那是气吞万里如虎啊!”

苏海生闻言,一脸骄傲的抬起头来。

人们的笑声小了些,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苏海生,显然觉得苏咏霖这样的夸奖是很难得到的嘉奖。

更有人觉得这或许是苏海生进一步的受到重用的前兆,所以很是羡慕。

到底是跟着苏咏霖起家的真正的老人,从小一起长大,从名字到姓氏那都是苏咏霖决定的,妥妥的自己人,关系能一样吗?

恨只恨他们没有苏海生那么好的条件咯!

结果苏咏霖笑着笑着便不再笑了,双手又摁在了苏海生的两边肩膀上,叹了口气。

“你们当中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出身卑微,却成就了不世之功,成为了大明的高级官员、将领,现在还能被选拔进入中央代表会议,参加会议,决断大明未来的国家政策。

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也是国家领导人,你们的所作所为影响着整个国家民众的日常生活,意义重大,我相信你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你们才会对民众代表大会如此不满,对吧?”

有人条件反射般紧随苏咏霖说出的话后面就大声笑了出来,可笑着笑着,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怎么好像就我一人笑似的?

不对啊。

什么情况这是?

具体的情况其实也很简单。

苏咏霖话出口之后,一些反应快的人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反应稍微慢一些的人也很快察觉了不对。

苏海生面色大变。

张越景面色一变。

苏绝面色一变。

韩景珪面色微变。

赵玉成神色淡定。

徐通瞧了瞧赵玉成,见他神色淡定,便也没当回事。

周围其余人不是面色大变就是身体僵住,瞬间不敢动了。

整个会场的气氛急转直下,每个人都察觉到了微妙的情绪在大家心头流转,而后化作一股寒气,直冲天灵盖。

苏咏霖低下头看了看不敢动弹的苏海生,松开了他的肩膀,走到了他边上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他端着茶碗,靠在了椅子上,扫视着周边的每一个人。

“其实我早就想到了你们当中有些人会感到不满,但是我一直都在期待着,我一直都在给自己保留一些希望,一直都在劝说我自己,说你们都是我一手带出来或者提拔的人,你们会理解我。

我希望我的猜测不会成真,我希望你们依然是曾经的你们,我希望你们从来都没有变过,哪怕身居高位,依然心怀理想,心心念念的都是我们的革命理想,但是我错了。”

苏咏霖喝了一口茶,放下了手中茶碗,扭头看向了身体僵硬一动不动的苏海生。

“海生,你有天赋,你的学习能力很强,很聪明,这是你的优势,但是我从来不认为你有资格能够瞧不起民众代表们,他们也有很聪明的人,我南下山东,发现了不止一个很聪明的人。

你和他们比,优势在什么地方?难道在于你个人的努力吗?没有我强逼着你学习,没有我苦心孤诣的给你编你适用的教材,你觉得,你今天是一个大将军,还是一个水贼、私盐贩子呢?”

苏海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或者说他已经失去思考功能的脑袋无法促使他回答这个问题。

他机械的扭过头看了一眼苏咏霖,然后像触电一样把脑袋缩了回去,不敢直视他。

苏咏霖没再看苏海生,而是看向了所有人。

“这些话我本来不想说,但是现在,你们逼得我不得不说!在场的诸位,你们每一个人都没有资格瞧不起民众代表们,你们每一个人都没有资格觉得他们不配投票决断你们的提案。

他们就是过去的你们,你们是运气比较好的未来的他们,运气,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运气吗?我从来都不想说出口,但是你们有些人已经膨胀的让我无法忍受,我必须要说,因为你们跟随了我,所以你们才有今日!”

苏咏霖一拳捶在了桌子上,面色变得十分严厉。

“因为你们跟随了我,才能只用三年时间就积累了力量推翻了金国,因为你们跟随了我,才能在大明国大展拳脚,你们的出身和经历不管是放在金国还是南宋,能出人头地吗?

因为我的奋起,因为我的理念,因为我的决断,因为我教你们读书识字!你们才有了翻身给自己做主的可能!不是因为你们自己多努力!是因为你们的运气太好了!

金国和南宋会给你们这个机会吗?那些上等人老爷们会教你们读书识字吗?会告诉你们如何造反吗?是因为我!因为我不忍心看着你们就那么死去,我要把做人的尊严还给你们!

还不明白吗?你们有什么资格瞧不起他们?把你们的人生经历随便转移到民众代表们当中任何一个人身上,他们都有极大的概率重走你们的人生路!甚至走的比你们更好!你们觉得自己是不可替代的吗?!”

这段话苏咏霖是吼出来的,或者用破口大骂来形容比较好。

苏咏霖离开了自己的桌子,走到了一张桌子面前,双手摁在桌子上,扫视着桌子上的每一个人。

这张桌子十五个人,除了三个人坦然抬头面对着他,其余十二个人全都低着头不敢直视他。

“我不否认你们有才能,有天赋,但是更因为你们运气好,跟对了人,更是在战场上活了下来,所以才有今天,这其中,运气好是主要的原因,一来你们跟对了人,二来你们活了下来。

这两点,至关重要的两点,运气成分很重要,你们个人的努力在这个方面并不重要,换作民众代表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取代你们,他们也能做到同样的事情,你们自以为比他们优秀吗?

倒退回同样的年龄,他们现在正在做民众代表,是因为在本职工作上取得了优秀的成绩,得到了大家的认同,于是被推选为民众代表,而你们呢?十几年前二十年前,你们在干什么?

我现在才意识到,从一开始,你们就是跟着我前进的,我走一步,你们走一步,你们从一开始就一无所有,只是在不断的获得,从未失去过什么!”

()

.23xstxt.m.23xs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