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六百零二 学习?学个屁!(1 / 1)

启明1158 御炎 1104 字 2个月前

第一次民众代表大会胜利结束的庆祝晚宴结束之后,大明迎来了全新的纪元和时代。

民主共和国的时代来临了,帝国时代已经过去了,每一个人都要为新时代的到来而做好全新的准备。

对于民众代表们来说,他们需要做的准备就是准备离开中都返回家乡,在家乡利用自己的新身份为共和国服务。

而对于中央代表们来说,他们需要做的准备就是准备和苏咏霖进行一场预料之外的宴会。

苏咏霖在为民众代表大会胜利闭幕举办的宴会之外,还为他们准备了一场单独的宴会,只有他们参加,没有别人参加,这让一些中央代表心里头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

有人觉得这个宴会值得警惕,但是大部分人还是保持乐观的态度,认为这是苏咏霖搞这个宴会是为了以自己人的身份与他们交底。

之前民众代表大会成为最高权力机构的事情,或许苏咏霖自己也有些想法,反正这个劳什子的大会五年才开一次,开完之后该怎么样不还是什么样吗?

难道那群泥腿子还能治理国家不成?

除了少数几人心里有点不祥的预感之外,大部分人还是怀着一些想法去参加这场宴会的,他们觉得苏咏霖果然还是更加认可他们这些精明强干的中央代表,而不是那群泥腿子。

然而当他们准时抵达宴会会场的时候,发现宴会会场并没有食物,只有十几张大圆桌子,桌子上摆放着茶水。

宴会厅内除了苏咏霖之外,没有其他人,连其他八位决策小组里的人都不在,只有苏咏霖一个人,情况显得相当奇怪。

苏咏霖一个人坐在最正中间的那张大圆桌子的上首位置,见他们全部抵达了,笑了笑。

“都来了?都坐吧,随便坐,不要有什么顾虑,海生,阿绝,越景,景珪,还有玉成,还有你,徐通,来来来,你们到我身边来。”

苏咏霖朝其中几个人招了招手,以防有些察觉到不对的人不敢坐到自己身边。

被苏咏霖点了名字的人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坐在他身边,其他人则尽量选择远一些的地方,除了赵玉成主动凑过去,也没几个人敢靠近那边儿。

坐下之后,他们看着桌子上按人头布置的茶具,有点纳闷。

不是说好了要搞宴会的吗?

只有茶水的宴会?

看着大家伙儿全都落座了,苏咏霖便笑着站了起来,开始说话。

他说的内容其实挺让大家感到意外的。

不是和民众代表大会有关的任何事情,而是他们一路走来艰难不容易的创业之路。

三百三十一名中央代表里,超过八成都是苏咏霖的江南旧部和山东旧部,他们基本上不是苏咏霖手把手教出来的,就是在革命行动中受过干部培训班的教育,大部分也上过苏咏霖的课。

可以说他们的成长深深印下了苏咏霖的烙印,脱不开,抹不掉,完全不可能否认。

所以当苏咏霖说起这些往事的时候,他们听的都挺认真的。

包括苏咏霖在定海县的时候对他们的教导,教他们读书认字习武,还有渡海到了山东之后给他们加急培训,和他们一起浴血厮杀,与金军决战沙场之类的过往。

然后话锋一转,苏咏霖把话题转移到了其他的方向上。

“其实很久以前我就曾疑惑过,为什么古代那些开国皇帝运气都那么好,自己身边的一大批能征善战的名将和智计百出的谋士恰好都是同乡,直接拉出一群老乡就是一个开国班底。

最典型的就是刘邦,还有曹操,对吧,身边人乃至于自己家人都那么能打,好像直接拉上战场就能用似的,我曾一度觉得他们都是天选之子,选到他们了,轮到他们了,活该他们成大事。

可后来我意识到,不是刘邦和曹操运气好,真正运气好的是跟在他们身边打天下的那群开国功臣,因为他们跟对了人,然后又在早期战争中活了下来,不断积累经验,于是笑到了最后。”

苏咏霖走到苏海生身后,双手摁在了苏海生的肩膀上,笑着看向了周边人。

“你们当中,大部分人跟随我的时候都是大字不识一箩筐,那个时候,你们能想象自己有朝一日成为大明高官大将吗?能想象到今日吗?不能吧?你们当时最大的念想就是吃饱饭,今天吃完了,明天还有饭吃。

当时我记得你们还有不少人不愿意学习,是我压着你们学习,压着你们苦读,奖励和惩罚一起上,不读书就不给饭吃,认不到足够的字就不给饭吃,逼着你们进步,现在想想,你们是不是该感谢我当时的坚决?嗯?海生?”

苏咏霖笑眯眯的看着苏海生。

苏海生就是当时典型的厌学分子之一,被苏咏霖揪出来作了典型,用不给吃饭做威胁,逼着他读书认字,逼出了一个兵团司令。

念及往事,苏海生方才略有些紧张的情绪被缓解了,心情也放松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那是自然,没有主席当时逼着我学习,我不可能有今日的成就,当时我还记得我特别不愿意学习,最后被您罚不给吃饭,怕了,没办法,这才往死里学的。”

苏海生略带滑稽的诉说把不少人都给逗乐了,大家伙儿开口一笑,整个场子的氛围立刻就变了。

“对的对的,我记得可清楚了,当时海生这家伙想方设法地逃避学习,我要求他们每天必须要读写五个字,这家伙今天发热,明日感冒,后日拉肚子,整天躺在床上不起来。

我去看他,他还真的很虚弱的样子,连站都站不起来,后面我想起来这家伙怕狗,就牵了一条大黄狗去看他,结果这家伙噌一下蹦得老高,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那还有半分病色?”

人们放声大笑起来,嘲笑苏海生这样一个能打的大将,居然还有如此糗的往事,还真是有趣极了。

苏海生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跟着大笑,心情那是彻底的放松了。

保不齐,苏咏霖就是喊他们来叙旧的。

因为苏咏霖就是笑的最欢快的。

“我还记得当时海生这家伙说的最让我生气的一句话,我苦口婆心劝他学习,结果他给我来一句我就是个水贼盐贩子,学习?学什么学!学个屁!当时给我气的,嘴都给他气歪了!”

()

.23xstxt.m.23xstxt.